水乡人家

第999章 影响扩大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两人头挨头,神情诡异地瞅着方制咬耳朵:

    清哑:“真没想到这亲能成。”

    方初:“我也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清哑:“他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方初:“王家顾忌名声,不得已才许了亲。”

    清哑:“我们要忙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道:“也没多少事,我给父亲写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回到幽篁馆,许翰林等人正在耳房内吃酒。

    今日酒宴很丰盛,清哑让厨房做了两只熊掌,还有石板烤鹿肉等,大家围着桌子且吃且谈,屋子当中放了一个青铜大熏笼,暖气烘烘,吃得额头冒汗,便让下人打开窗户通气。

    一开窗,便看见大雪中方家马车进了院,方初正扶清哑下车。

    方利忙道:“三哥三嫂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严暮阳眼尖,道:“方三叔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许翰林急忙用手巾擦嘴,擦完赶紧问:“脸色如何?”

    没人有空回他,都起身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清哑一下车,赵管事便回说蔡三奶奶来了,清哑忙对方初道:“我先进去了。”细妹撑了伞,一行人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方初和方制则去了耳房,和大家吃酒。

    他兄弟解了披风,丫头添了凳子和碗筷,才坐下,许翰林立即问方初:“王家怎么说?”方制见了众人目光有些躲闪,从他脸上看不出结果,许翰林干脆问方初。

    方初先吃了一杯热酒,才道:“亲事成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愣了一愣,刷地转头看向方制。

    方制低头,努力降低存在感,努力吃菜,恰好那熊掌放在他面前,他便一个劲地搛了吃,好似从未吃过一般。

    许翰林哈哈大笑,道:“王家果然重诺。”

    方剑拿筷子指着方制叫道:“你……你走了什么鬼运?”

    方利接道: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。”

    严暮阳听了低头猛笑。

    方制放下筷子,怒视兄弟们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有祝贺的,有嬉笑嘲讽的,有问婚期的,闹哄哄喧嚷声中,方剑问方制:“你到底是如何把王姑娘骗到手的?”

    众人集体收声,都等方制回答。

    方制红脸道:“胡说!我没有骗!”

    他总算体会大哥在王家说的话了,试想:他自己兄弟都不看好他,别人会怎么看?王瑛又会怎样遭人耻笑,说选了个绣花枕头窝囊废?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考上进士,为王瑛争回这个脸面。

    他生气,任凭大家怎么问,也不肯告诉他们自己是怎样被王瑛选中的。哼,急死他们最好,谁让他们嘲笑他的!

    方初吃了几口,垫了个底,便匆匆去了内院。

    他要给方瀚海传信,告诉他这件事,还要准备聘礼。

    这件事不是他能代替的,须得父亲亲自出面才成。

    再说清哑,回到房内,只见严未央正和巧儿赏梅花呢。

    今日王家选婿,严未央怕留在家里被众人问来问去,问她严暮阳为什么不去王家,便索性躲来幽篁馆。

    今冬第一场雪,她正好和清哑饮酒赏雪赏梅。

    谁知清哑不在,她便和巧儿说笑,说的就是王家选婿的事。

    幽篁馆地方不大,且种了许多竹子,梅树各院加起来才十几株,想成片观赏不可能了,只能折枝回来,插了两个花瓶。

    正赏玩的时候,丫头说大奶奶回来了。

    严未央笑吟吟地转身,问:“亲事退了?”

    她估摸着亲事肯定不能成,故而这么说。

    清哑一边脱披风,一边道:“成了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道:“成了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声音猛然拔高,不敢相信地看着清哑。

    清哑走过来坐到炕上,道:“王家答应了亲事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、巧儿都陷入呆滞中,好一会才反应过来,一齐追问经过。

    巧儿问道: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怎么不可能?”不赞同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巧儿忙道:“我不是说方表叔不好,我是说王家,他们不是最看重家世和出身吗?怎么又接受了方表叔呢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目光炯炯道:“他们没有选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家选了方家庶子为婿,这消息很快传遍了京城,鹅毛大雪也阻不住传播的速度,大街小巷的酒楼茶肆都在议论这事。

    文人士子们都感叹: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!

    方制仪表再美,在他们眼中也是牛粪一坨。

    方制被人损,王瑛选中方制也被文人士子们暗中诟病,觉得她太没眼光,有负盛名,只不好当众谴责她,于是使劲踩踏方制。

    主角不被赞颂,人们赞颂王家气度和门风。

    王家瞧不上方制,这个早被证实了,只是碍于下人失误、王姑娘的选择,才不得不认下这门亲。以王家的权势,原可以随便找个借口推脱了亲事,可是王家没有仗势欺人,担当守诺,令人感佩。

    津津乐道中,王家操守和声望上升一个高度。

    最受这件事震动的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宫中的太皇太后,稍后细表。

    另一个则是礼部吴尚书,吴青梅的父亲。

    吴尚书听说王家选婿经过后,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王家那等簪缨豪族、书香世家,就因为一个误会,便将优秀的女儿许给商贾的庶子,这个庶子之前还劣迹斑斑,是何等的担当。

    王家的担当让吴尚书觉得不安,映衬了他的不担当。

    吴青梅藏了郭勤的扇子,和王瑛选中方制没有两样,但吴青梅却隐瞒了此事,当时不承认,致使郭勤受辱。

    吴尚书很后悔,他应该将女儿许给郭家的。

    因他位高权重,放下身段和夫人亲自登门向郭织女赔罪已经是做到极致,要他主动开口提亲,他拉不下这个脸。他想,郭家应该主动派人上吴家提亲,然等了这么久,郭家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吴尚书原本不在意,郭家若来提亲他就答应,若不来,他就帮女儿再找一户人家。横竖他已经上郭家赔罪了,这事对吴青梅的闺誉应该影响不大。谁知,他低估了郭织女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郭织女和方初来京城后,开办画展、服装展、联合富商巨贾筹款赈灾,无论在朝堂还是民间,以及文人士子中间,都口碑极佳。

    郭织女口碑好,郭家声望越高,吴青梅越遭殃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又迟了,抱歉!今天古溪清泉朋友投了和氏璧,感谢的很,明天再加更,连续加更俺跟不上囧o(╯□╰)o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