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04章 签约(二更求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便将合约递给郭大全。

    郭大全和郭大有共同观看。

    他们兄弟为了作坊的事,从年后就跟清哑和几个小的学认字、写字,每晚都熬夜,十分辛苦。虽然认的不多,好歹认得几个。

    就算这样,这合约他们也看得半通不通的。

    郭大全不顾脸面,坦然笑着对众人道:“我们兄弟都是睁眼瞎。这东西我还得拿给我小妹瞧瞧。我小妹瞧了说好,咱们就签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面面相觑,只有方初和韩希夷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他们早知道会这样。

    韩希夷咳嗽一声,笑道:“自然要送给郭姑娘看。她可是郭家少东呢。便是严姑娘,严家有什么事也是一定要通过她的,不好擅自做主。这本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半句不提认字的事。

    严未央笑眯了眼,道:“那是自然!”

    郭大全便拿着那合约去了天字一号廊亭。

    这里,众人又商议别事,一边等待。

    闲聊中,问得最多的是郭大有关于织机的事。

    等了好大一会,郭大全才转来,将合约又递给韩希夷。

    韩希夷接过去一看,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方初低声问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就知道,凡事经过郭清哑的手,必定不同。

    怎样不同,则猜不透。

    韩希夷呵呵笑着,说:“郭姑娘添了许多。我念给大家听。”

    说完,逐条念了一遍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听得发呆。

    和郭家父兄不同,这郭清哑所有增减之处,都十分绝妙,显示了她身为少东的能力:

    一是棉布数量。先与每家暂定三万匹。但若郭家有能力,只要提前一个月告之,便可增加售卖数量,最高可增至五万匹。

    二是交货地点。各家需上门提货,以绿湾村绿湾坝的码头为交割地点。验货上船后,一切问题再与卖家无关。

    三是交货时间。郭家当月与哪家交易。只需提前一个月通知。

    四是货款结算。郭家要现银交易。

    念完,郭大全解释道,之所以要上门提货,是因为郭家人力物力不足。更缺少货运船只,所以才要借各家的力量和路子。不然的话,就郭家生产的那些棉布,自己卖也不是卖不出去,何必费心找大家呢。而现银交易是因为郭家底子薄。怕资金周转不开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又不禁佩服,郭家要短期内成长,非得如此。

    方初疑惑,别的还罢了,那最高可增至五万匹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才不会认为郭清哑好高骛远呢,她这么写定有理由。

    只是,她凭什么有这么大的把握?

    五万匹,合九家之力就是四十五万匹呢。

    郭家的作坊还没影,如何一年织出四十五万匹布来?

    他注意到这点,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鉴于郭清哑先是拍卖竹丝画图稿。后又展示织锦和织机,所以对于这棉布问题,他们虽有怀疑,却也暗暗期待,只是揣想不透,郭家要如何做到这点。

    合约条款议定后,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。

    在夏织造见证下,九家锦商均与郭家签订了合约。

    签订完毕,郭家便没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方初等人还要继续进行下一轮活动:先争取上用(皇宫)织造份额和官用织造份额;借此次织锦大会上争得的名望,与各路民商、海商签订大宗锦缎、绵绸交易。足要忙半个月才罢。

    每次织锦大会,各家成交量至少占据全年六成以上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每年这个时候霞照才空前繁荣。

    郭守业见无事了,立即向众人告辞。

    走时小声嘱咐郭大全留下来。哪怕看看,也好长些见识。

    谢吟月走了,严未央安心要露脸,借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大展宏图,一为严家争光,二为自己争名。三么,势必要压过谢吟月以往的成就。

    她一面在心里紧张计算,一面还不忘吩咐墨玉:“墨玉,你跟郭姑娘过去。郭伯伯他们从乡下来,仓促的很,宅子也是才买的,想必缺东少西,或者东西不顺手。你去了,你还心细,照顾伺候郭姑娘,再看看缺什么,就回家拿了送去。反正你在这也帮不上忙。告诉郭姑娘,回头等散了我就去看她。”

    墨玉急忙点头答应,就去了天字一号。

    沈亿三心中一动,也对身畔沈寒梅道:“小九你也去。”又对郭守业笑道:“让我家小九也去吧,陪陪郭姑娘。唉,出门一趟,弄得生病,最是容易思乡的。她们小姑娘家,差不多年纪,在一块容易说话。”

    郭守业还能不让去?

    他赔笑道:“我们家穷,就怕沈姑娘待不惯。”

    沈亿三笑道:“哪里就那样娇气了!”

    沈寒梅羞涩地抿嘴笑,也去了天字一号。

    其他人便有些尴尬,因为他们身边没有女孩好派遣。

    韩希夷就笑道:“如此也好。我们大家都关心郭姑娘,希望她早日痊愈,只不好去打扰的。严姑娘和沈姑娘能去照看,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说他们都关心郭姑娘。

    郭守业父子忙致谢,谢了又谢。

    忽然卫昭回头对身边管事吩咐道:“去,叫人把我带回来的西洋参和血燕分一半送去郭家,再将其他补药都捡些,一并送去。”

    那管事立即答应一声,匆匆出去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听了发呆,不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若也跟着叫人送,未免有些见风使舵,显得小家子气;若装作没听见,似乎太不近人情,倒不知如何回了。

    郭守业忙道:“怎好叫卫少爷破费……”

    卫昭道:“老伯只管安心收下。要说不安也该是我们不安,郭家受得起的。我们心里都明白,这织锦和织机郭家等于是白让的。这可不比那竹丝画图稿,若是拍卖,便是十个三万两也值。难道晚辈还不能送些补药给郭姑娘调养身子?再说了——”他把目光转向方初——“我们都希望郭姑娘玉体安康,可不能出半点差池。方兄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初见他单单问自己,分明在暗示,还有威胁。

    暗示他郭清哑的重要性,威胁他或谢家不可出手对付郭家,否则会干犯众怒。

    他心下愠怒不已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