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157章 向郭清哑的儿子行礼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郭家是近年才发家的,在京城并无多少姻亲故旧。

    来郭家恭贺的多是商场同行,和方家亲朋故交。

    方初和郭大有站在门口迎客,当看见韩希夷骑马,引着一辆马车来到近前,笑容便淡了,看向马车的目光也转深沉。

    韩希夷看见方初,心一紧,脸上笑容也木了。

    方初和他寒暄了两句,便问:“韩大奶奶也来了?”

    韩希夷道:“是,正好回京城,便一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笑道:“我还以为韩大奶奶回江南了呢,谁知没回去。大奶奶真是巾帼不让须眉,舍得儿女,离家这些日子也放得下。”

    “舍得儿女”几个字触动韩希夷,眼中闪过伤痛。

    方初言下之意,一说谢吟月无情,把教养儿女的责任丢给婆婆,不配为母;二指谢吟月不死心,今日来郭家是寻机给清哑难堪的;三,谢吟月只顾报复清哑,全不管这事闹开对儿女影响,真舍得。

    韩希夷以为,方初会找借口不让谢吟月进去。

    然方初说完,便含笑将他二人往院内让。

    一面又命管事媳妇引谢吟月马车进内院。

    韩希夷有些不确定,不知方初到底是怎么打算的。一想到“怀孕”的清哑,他便如在地狱中煎熬。今日郭大有嫁女,他不能不来。既来了,又不知如何面对方初。他心知保持淡然最好,可是想的很好,又怎能做到若无其事呢?何况谢吟月也跟来了。

    早上,他坚决阻止谢吟月一同来郭家。

    谢吟月从容道:“我已经到了京城,除非躺在床上不能动,否则的话,就凭方无适救了我们女儿这点,我今日若不去郭家恭贺,别人会怎么说?只怕流言更甚!”

    韩希夷知道她说的对,然心中总不能踏实。

    他坚定道:“那你就生病!”

    谢吟月道:“抱歉,明日谢家有锦缎展示,我必须露面。今日病,明日就好了?你若不心虚,又何必百般阻挠我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看了她半响,忽然笑了,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他道:“那就去吧。我不阻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谢吟月反被他忽紧忽松弄得迷惑。

    且说眼前,韩希夷和谢吟月进去后,方初略一思索,对郭大有道“我进去一下,回头就来。”便走去东厢书房,命人叫适哥儿。

    适哥儿正在清哑那儿,陪着蔡扬兄弟说话。

    清哑早上过来后,看见一众人都围着巧儿忙碌,这个侄女很快就要被花轿抬去严家,从此再不能像以前一样待在自己身边,便有些伤感。这情绪蔓延影响了胎儿,方无憾在肚里也烦躁起来,动的特别厉害。先前有女客进来拜见吴氏时,清哑也跟着见了几个。后来便觉得支持不住,不得不找了间安静的屋子躺着。

    因此,再来客人郭织女就都没出面接待。

    只有严未央,过来后直接带进了清哑屋内。

    严未央虽然是严家姑奶奶,却是两头都送礼的,上午先来郭家周旋,等新人发嫁后,再去严家。

    清哑歪在美人榻上,斜倚着个两个大靠枕,捧着肚子,正听坐在榻前的严未央说昨天送妆时蔡氏和梅氏争持的情形:“……你是没见到,那两个妇人,当着一屋子客人面,自吹自擂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细妹走来,说大爷叫适哥儿。

    严未央停下转头,清哑也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适哥儿去吧,可能叫你会客。”清哑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严姑姑,我和扬哥哥一起去好吗?”适哥儿恳求严未央。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你们也该学着待客了。”严未央道。

    于是,适哥儿便和蔡扬往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再说谢吟月进来,迎接她的是郭盼弟。让座上茶后,谢吟月恭贺了几句,便把目光四下一扫,没看见清哑,暗自揣测。

    她笑问盼弟:“怎不见郭织女?”

    盼弟笑吟吟道:“我姐姐怀着身子,要静养,外面事多人杂,不便出来见客。韩大奶奶很想念我姐姐?”

    谢吟月微微一滞,不禁正眼打量盼弟。

    昔日毫无见识的村姑,如今也厉害了。

    也对,能在沈家那样大户人家立足,总能学得三句两句。

    她淡然道:“确实有些想念织女。”

    盼弟在心中撇嘴,暗自嘲讽道:“装什么装!你男人身子我都看过了。哼!”仿佛看了韩希夷的身子,是占了谢吟月大便宜似的。

    她心里藏着这个秘密,在谢吟月面前得意的很。

    接着,王瑛引着几位女客来到,厅中更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谢吟月始终没看见清哑出来,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适哥儿和蔡扬走进来,挨个对众人见礼。

    适哥儿今日穿着正式的一等伯吉服——暗红底蟒袍,头戴金冠,腰束玉带,凤眼凛凛,小小的男孩身上居然透出一种威严。

    当他目光一对上谢吟月,谢吟月莫名心一紧。

    她面对方初和韩希夷时强势凌厉,因为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面对适哥儿,她却无法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无论前世还是今生,她都愧对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适哥儿看向谢吟月的目光毫不掩饰地流露出:他不欢迎她,郭家也不欢迎她,并质疑她的来意,到底是恭贺还是找茬?

    他是伯爷,谢吟月见了他要行礼。

    谢吟月觉得他是故意到她面前来显摆,看自己对他屈膝弯腰,以此为荣,并打击她,可她又不能不行这个礼。

    她少不得忍辱负重,对郭清哑的儿子屈膝弯腰。

    适哥儿站着没动,大大方方地受了她一拜。

    谢吟月更确定了自己的判断,心中不悦,对适哥儿的愧疚也淡了许多,然她面上一点不显,礼罢,从容坐下,仪态端庄。

    却见适哥儿走过来,再对她施晚辈礼。

    谢吟月忙站起来,道:“不敢当小伯爷行礼。”

    适哥儿正色道:“父亲和韩叔叔是至交,晚辈对婶婶行礼是应该的。婶婶快坐下吧。别计较虚礼了。”

    谢吟月被尊重,心中却更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这孩子,小小年纪行事就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她便赞道:“小伯爷真识大体。”

    一面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夸赞适哥儿。

    适哥儿谦虚地一笑,接着问:“韩婶婶,非花妹妹还好吗?婶婶怎么没带她上京城来玩?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今儿下午轮到方小伯爷求月票(*^__^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