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237章 滴血验亲 (二更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退亲第二天郭家就拍卖竹丝画稿,狠狠给了谢家一巴掌。

    方初出面拍买画稿,郭清哑逼他当众发毒誓,又是一巴掌!

    那两次,谢吟月都从容应对了,根本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就在第三天,郭清哑首次出现在锦绣堂,一出手便将织锦技术转让给九大世家,逼得谢家丢了皇商资格,逼得谢吟月当场败走。——这一巴掌最让谢吟月刻骨铭心,从此将郭清哑当成对手!

    江明辉被杀,明明郭清哑已经被判斩刑,将死之人却玩了一出“死中求活”,用一场大火将谢吟风***夫逼到大街上。——那一次给谢家的打击,岂止一巴掌那么简单,那是灭顶之灾!

    谢吟月也凌厉反击:一个“妖孽”的罪名逼得郭清哑差点丢命,最后虽然死里逃生,却已身败名裂。即便方初对她不离不弃,方氏家族也不肯接受她。就在谢吟月以为郭清哑这辈子将与青灯古佛相伴的时候,她请下了御赐贞节牌坊!她让方氏全族出动、八抬大轿迎她入门,一时间风光无限。——这一巴掌打得谢吟月最不甘心!

    重生归来后,谢吟月以为自己可以轻易翻身。

    方无适被绑架那次,也是她翻身的一个机会,可是,郭清哑依然毫不留情地狠狠给了她一巴掌,死死地将她的脸面踩在脚底,声称这辈子、下辈子,她都休想超过她!一想起当时的情形,谢吟月就激动得不能自己,她不甘心啊不甘心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有太多,不能想,不愿想!

    这一次,谢吟月有足够的底气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,郭清哑都沾上了污点,还是洗不掉的污点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她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她又看到了郭清哑那平静的、不屈不挠的目光,挑衅地告诉她:你说我不敢面对现实,我就面对给你看!私底下争吵有什么意思?要闹就闹大,在公堂上说,让所有人都看清楚!

    谢吟月心情沉重——

    郭清哑,到底哪来的底气?

    何县令看着这两方人,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若是平常,他会对这桩**案大感兴趣,可是今天不行。他迫不及待要去办正事呢,就是和儿子去收阔少们的捐款。他还惦记从这拨捐款中捞油水,哪有工夫在这看韩、方两家掰扯。

    所以,他用商量劝慰的口气开始审案,没有半点威严。

    清哑控告谢吟月污蔑她清白,说韩非梦是她和韩希夷私生女,并借此兴风作浪,居心歹毒,请县尊大人查明后严惩。

    谢吟月很想抵赖。

    她是想揭露郭清哑,但那是在私底下,或者通过别人的口将此事揭发,而不该她亲自说出来。

    由她亲自说,有很大弊端。

    其一,她身为韩家媳妇,此举犯了七出之条中的“妒忌”,若再延展,连“不孝公婆”和“犯口舌”也能扯得上,韩希夷可凭此休了她!

    其二,郭清哑身为当朝一品夫人、忠义伯的母亲、皇帝御封的织女,若无确凿证据,污蔑她就是以下犯上,判流刑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可是她想抵赖,也抵赖不了。

    昨晚在方家,韩希夷、细妹都听见了她的话,她原想着郭清哑心虚绝不敢张扬,就痛快了一嘴,谁知郭清哑却闹到公堂上来了。再者,这件事她当年对方初说过;她还对巧儿说过,为此被巧儿反陷害了一回;后来谢天成兄弟对郭勤也说过,连顺昌帝都听见了,罚他们永不许参加科举。她要如何抵赖?

    既无退路,便迎头而上!

    昨晚她虽是一时图痛快,却也不完全是鲁莽,因为今时不同往日,情势已经翻转了,就算此事闹开,她也不惧那后果。

    什么情势?

    方家,就要大祸临头了!

    这个时机,正好!

    谢吟月便义正言辞地当堂辩驳,说此事属实。

    韩希夷坚决否认,并严厉斥责她捕风捉影,玷辱郭织女清白,要她向郭织女赔罪,夫妻俩在公堂上翻脸,争吵起来。

    谢吟月毫不退缩,举出证据。

    所谓证据,就是她昨晚对清哑说的那番话,包括清哑送药给韩非梦,以及方无恨不是清哑所生等等,其实都是猜测,都无法作为有力的实证,因此清哑提出:滴血验亲!

    谢吟月愣了片刻,忽然纵声大笑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清哑的底气从哪里来的了!

    她看着韩希夷,代他感到悲哀。

    她讥讽道:“原来如此!非梦不见了,她也解脱了。滴血验亲也好,怎么样也好,没了关键人,随便怎么说都是白搭。难道非梦失踪与她有关?不然这一切怎会那么巧合?”

    韩希夷当然不信清哑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他更加确定:清哑敢提出滴血验亲,说明她真是清白的,那天晚上和他共赴巫山**的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可要想弄明白,必须找到非梦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一定会找到非梦的。你为何这么肯定非梦没了?”

    他严厉地盯着谢吟月,满眼都是怀疑。

    谢吟月道:“那就去找来!”

    他对所有她的话都不相信,所有郭清哑说的话都相信,这种差别对待激怒了谢吟月。因揭开此事将使他名声受损,她心中本感愧疚,毕竟他是非花非雾的父亲,再说那件事他也是被人陷害的,若非他一再袒护郭清哑,她也不会耿耿于怀。现在,这一丝愧疚也没有了。她冷冷地看着他,等着他被真相击溃的那一天。到时候,别让她看见他的后悔和绝望,这会降低他在她心中的形象。

    何县令急忙道:“既如此,今日堂审暂且到此。待本官派人找到韩非梦,再升堂审问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,”方初自上堂来一直没吭声,一开口便石破天惊,“此事影响恶劣,就凭郭织女背后的御赐贞节牌坊,这案子也不是何大人能审理的。还请大人将此案上呈。”

    何大人忙问:“移送州府?”

    方初道:“不,移送大理寺!”

    何县令一呆。

    谢吟月更是戾气翻滚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都坚持是吧?

    那就等着瞧!!!

    方初继续道:“对,移送大理寺。到时不用滴血验亲,本伯爷自能证明织女无辜。至于眼下,请大人拘押毒妇谢吟月!她捕风捉影、信口雌黄,称韩非梦是郭织女和韩希夷私生女,不但对夫君不尊不敬,还毁谤当朝一品夫人,必须拘押,等候审问!”他犀利的目光像一把利剑,无情地划破了谢吟月坚硬的心防,令她颤抖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比当年更狠了!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稍后还有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