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59章 援手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本月最后一天,粉红最后一月,下月就停了,拜求粉红!!!

    ***

    他信心百倍,更潜心琢磨编画,立志要创出名头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一心忙于作画和编织,未免忽略了谢吟风。

    谢吟风本就有心病,见他整日不理自己,孤寂难耐,幽怨日积月累,认定他是牵挂郭清哑;今日偏又碰见他追清哑,醋海翻波之际,早忘了谢明理要将清哑弄到江家的示下,便口不择言起来。

    江明辉却是听见谢天良和妻子谈话,方才知道谢家打压郭家的事,愤怒极了。正想要找机会告诉郭家人当心,谁料在田湖绘画时碰见清哑。这才上前告之,却碰了一鼻子灰。

    且不说他如何难受,且说清哑。

    她上了严家画舫,见方初也在,不禁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严未央将她上下一打量,笑道:“嗯,长好了!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又对巧儿笑道:“巧儿,有没有想严姑姑?”

    巧儿脆声道:“想严姑姑。严姑姑好漂亮!”

    严未央喜得眉开眼笑,亲自牵了她往画舫前梢的小敞厅走去。

    一边走,一边还不忘招呼细妹:“细妹,你长粗了哦!”

    墨玉“噗嗤”一声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细妹脸红透了,却没忘记见礼,“严姑娘好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挥手道:“好,好!都来坐。墨玉上茶。”

    墨玉答应着去了,指挥丫鬟们上茶上点心。

    清哑走进敞厅,和站在那里相迎的方初目光相触。

    方初打量她,觉得她脸颊丰润了些,气色也好,神色更安静,心里莫名一松,遂开口招呼道:“郭姑娘请坐!”

    他今日是特来见她的。

    清哑对他微微点头致意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和面对江明辉一样,她面对方初也平静了。纵然心里不喜他,却不再表露出来。再者,她也不是傻子,回家后冷静回思之前种种。清楚觉出他出于愧疚对自己的容忍,因想就算不能化敌为友,也无需将他与谢家一样对待,凭空为郭家添一对手不说,那织锦和织机岂不白送了!

    郭家需要他两不相帮!

    甚至。必要的时候要他阻挠谢家。

    因此她对他便不像从前。

    方初立即感觉到了,很意外,也很惊喜。

    在说正事前,宾主先喝茶闲话。

    有巧儿在,气氛像这早春的景色一样清新活泼。

    小女娃吃着精致糕点糖食,不断夸好,十分满足。

    清哑见她吃了好几块,便伸手揽过她,喂她喝了两口茶,擦净嘴角水渍。叮嘱道:“别吃多了。待会吃不下饭。”

    巧儿听话地点头,便不吃了。

    她绕着船边奔跑,看着四面大声惊叹:“好大的湖哟!比绿湾坝还大呢!好多花船!”

    一时又跑到严未央身边,问:“严姑姑,这船是你家的?”

    严未央点头笑道:“是姑姑家的。巧儿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巧儿仰头道:“喜欢!姑姑你家有许多钱?”

    严未央咳了一声,道:“嗯,我家还算有钱。”

    巧儿睁着黑亮的眼睛,天真地问道:“银子堆的像山一样高?”

    说着,还张开两臂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严未央等人都忍俊不禁,连方初也莞尔

    墨玉笑道:“哎哟巧儿。你可真讨人喜!”

    严未央就逗她道:“巧儿别羡慕,你们家很快也有钱了。”

    巧儿忙又跑到清哑身边问:“真的,小姑?我们要发财了?”

    清哑将她揽在身边,道:“嗯。将来肯定发财。”

    很肯定的语气,听得巧儿欢呼不已。

    方初看着她恬静的笑容,有些恍惚:眼前情景无比温馨,仿佛远离红尘纷争,配合周围湖光水色、草长莺飞和桃柳春花,令人忘记烦忧和操劳。他心也跟着沉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清哑他头次见到,却觉得很熟悉。

    太奇怪了!

    严未央趁机问清哑:“你去街上看了?”

    清哑点点头,道:“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责备道:“那怎么还降价出货?”

    原来,郭家得知棉布市价下跌后,主动降低了出货价格。

    这样减少利润当然不合算,因此这个月只出了一万匹棉布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要你们白送钱,不如当初拍卖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和方初对视一眼,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九大世家想要还郭家人情,所以宁愿减少利润也要按原价从郭家进货。可是郭家要的是人脉,不是钱;若这样靠他们白送银子,还不如当初直接拍卖织锦和织机,不更省事,得的银子还不止这个数呢。

    方初想了想,道:“我已经跟海商朋友说好了,要运一批棉布去海外。按原价从郭家进货,我依然不会少赚。我不从谢家进,是因为谢家棉布成本高。若按他们的成本,我便无利可图;若按郭家一样的成本,谢家就在亏损卖给我,我不愿接受。所以,我选择郭家!”

    这是他今日来见清哑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准备将郭家的棉布运去近海小国,以此来规避谢家的打压。

    为了让清哑接受,他从商业角度阐述自己选择理由。

    严未央急忙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郭妹妹,我、表哥,还有韩少爷,我们合力替你销售棉布。你有多少尽管出吧。”

    清哑静静沉思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,她对方初道:“好!”

    方初一震,没想到她应得这样爽快。

    清哑又道:“出海货少了不行,我跟哥哥说,攒几个月。”

    方初忙道:“也好。海船货运量要大的多。等几个月……那就六月,再不七月,那时都有船去东北。入秋冬以后,南下的船更多了。随便你选择。只是你们压货多了……可能周转过来?”

    清哑点点头,没多说。

    严未央快嘴道:“我借钱给你。”

    清哑不禁被她逗笑了,“等需要找你。”

    巧儿忙插嘴道:“不能借钱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都笑。

    此事说定后,大家重新闲话说笑。

    笑语晏晏中,方初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清哑坦然自若,却不大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多话对她说,因为无可说。

    他刚才的提议虽在帮郭家,不如说是履行合约、还人情。

    他当然有更好的办法对付谢家,可是他却不能这么做,因为他是谢家未来女婿。

    他烦躁不已,深觉自己待在这里碍事,便起身告辞,说他先行一步去醉仙楼定雅间,中午请她们吃饭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