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80章 拒亲(三更求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细妹忙上前接了,递给清哑。

    阮氏请那婆子坐下喝茶。

    清哑打开那请帖,看了一会,对那婆子道:“谢你家姑娘青目。请回复夏姑娘,就说我到时准时赴会。”

    那婆子喝了一口茶,才笑着告辞了。

    清哑就将请帖交由细妹拿回房中收了。

    吴氏忙问这乞巧会怎么回事,是不是所有商家姑娘都去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夏织造的女儿办的,有些脸面的都会请。”

    吴氏听了满面风光,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正要说话,门口又来了人。

    这回却是媒人。

    是来为清哑提亲的。

    对方是二流锦商,家世相对郭家来说,算好了。

    然吴氏自打郭家买卖做起来后,交结的是九大锦商,眼界自然不同;再者,如今郭家自己也成了皇商,心气更高一层;还有,她想着闺女怎么也要嫁个织锦世家,不能比那谢吟月差才对,再加上清哑说过暂不考虑亲事,所以她便作主婉拒了。

    媒人很惋惜,却也没意外。

    原本她受委托前来,就是因为那家在织锦大会上看出郭家前景,估计郭清哑接下来肯定大受青睐,想趁着别家还未行动时抢先上门提亲,也许郭家担心女儿终身,说不定就应了亲事。

    谁知到底没成!

    送走了媒人,吴氏来到里间。

    清哑和哥嫂等人正吃饭。

    吴氏就坐到闺女身边,一边帮她打扇,一边笑看她吃。

    清哑对她笑一笑,继续吃。

    等吃过,五大娘和一个媳妇来收了碗筷,阮氏和细妹泡了茶来大家喝,一边说闲话。

    吴氏就将媒人来的事对清哑说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有些动心的,就想问清哑想找什么样的人,她往后也好留心。不然总不能来一个就拒一个,真错过了她可失悔不来。——她做娘的当然想看到闺女出嫁。

    郭大有和阮氏便看向清哑。

    阮氏斟酌道:“小妹。咱们打听……”

    清哑不想和他们说这个。

    不是不愿跟他们谈,而是大家观念不同,不好沟通。

    她的心思一两句话说不清,她又不习惯长篇大论地讲原因。

    可是家人都关心她。不说清楚也不好。

    她便对吴氏道:“过两年再说。”

    吴氏很纠结:“过两年你都十八了!”

    清哑也很纠结:“十八很老吗?”

    吴氏道:“不是老,到时候就找不到一般大的男娃了。谁家儿子不是早早定了亲的!没定的年纪都还小。可是女孩家比男子大两三岁还成,大多了就不成了,人家也不乐意。”

    清哑已经被这理论拐过一次,这次不肯再上当。

    她努力解释道:“娘。来求亲的不是看中我,是看中我会织。咱们对他们不熟。等两年,把他们底细都摸清了,谁好,谁不好,看准了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郭大有立即道:“就依小妹!”

    他隐晦地对娘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阮氏也及时道:“娘,皇帝的女儿不愁嫁,你想为什么?咱们当然不能跟公主比,也不能跟当官人家比,可跟以前也不能比了!去年坊子才开张的时候。不是有好些人上门求亲?那是乡下的,现在来的都是城里的。娘你想,只要郭家出头了,小妹又这样能干,还怕找不到好人家?那严姑娘也不小了,她也没急;谢大姑娘也比小妹大几岁,虽说定了亲,也没急着成亲;咱小妹比她们都小,咱们根本不用着急。小妹说的对,仔细挑才把稳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递给吴氏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。

    清哑佩服地看着二嫂。觉得她就是会说话。

    这还是她没读过书,不然说得更深刻。

    她刚才话意虽然直白,但清哑领会的却是:若有内在价值和外在价值,外加将来潜力升值。嫁人年龄不是问题,过往背景也不是问题!

    阮氏见她神情,生怕她从此就不把亲事当回事了,赶紧又补充道:“不过小妹,咱们也不能耽搁太多了,总要在二十岁前把亲定了。”

    清哑争取到这结果很不容易。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吴氏醒悟,就道:“娘就依你。往后有人来提亲娘都回了。”

    清哑就微笑起来,接过她手里扇子,反帮她扇风。

    吴氏享受闺女的贴心,心里很满足,因搂着巧儿感叹:“嗳!娘真是做梦都没想到,郭家能有这一天——”低头叮嘱巧儿——“巧儿,你要好好跟小姑学。咱老郭家的闺女要比人强……”

    巧儿脆声道:“奶奶,我天天学!”

    郭勤不满道:“奶奶,还有我呢!”

    郭俭也出声道:“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存在感太弱了,也很不满。

    吴氏等人都呵呵笑起来,道:“你们还用人说!男娃子就是要顶门户的。奶奶不说你就不争气了?不用人说自己争气那才有出息!”

    郭勤瞬间觉得自己高大起来,自强之心坚硬如铁。

    众人说笑,只有郭大贵闷闷的不大快活。

    郭家好了,他找媳妇容易了,小妹却难嫁了。

    这世道男女就是不公!

    这时,冬儿和郭盼弟来了。

    吴氏忙带出几个娃,让他们说正事。

    冬儿向郭家兄妹回禀了城西作坊的情形,道织造衙门和县衙插手后,推广公开机器的事更顺利了,百姓们对郭家既信任又感激。

    郭大有问:“招工的话可传出去了?”

    郭盼弟抢着道:“传出去了。好些人当场就要报名呢。”

    郭大有和清哑对视一眼,眼里都有笑意。

    郭大有就道:“叫她们别急。说我们没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是在等朝廷对专利的批复。

    这件事定下来,郭家的经营才更便利。

    冬儿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大家又商议些琐事,日暮时分才散。

    冬儿和另外两个女管事随郭大贵回去城西坊,盼弟却留了下来,说要跟清哑姐姐说话。

    过后几日,曾家、刘家、卫家等一批人家纷纷向郭家提亲。

    曾家是为曾少爷、刘家是为刘少爷的弟弟提亲,卫家则是为卫昭的族弟提亲,其他都是二三流锦商,均被郭家拒绝了。

    然后,方家隆重登门!

    严纪鹏和沈亿三亲自为媒,为方则提亲。

    郭家照样婉拒,只说清哑一心钻研织布,暂无心婚事。

    众人明知是托词,也无法可想。

    这几日,众商家都忙得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方家园内,自从方瀚海夫妇来之后,拜访者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七月一日织锦大会后,更是人流如潮。

    七月六日傍晚,主院又在招待客商。

    方则却没出席,而是缩在自己院内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掉榜了,求粉红支持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