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89章 击中(一更求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们这里说话,上边长辈们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方氏夫妇自然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就是吴氏,看着方则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她想,若不是跟谢家有仇,这方家二少爷可不是个好女婿么,比江明辉还强呢!如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。

    正想着,方初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先去堂上拜见父母和吴氏,再过来向清哑见礼。

    见清哑和弟妹言笑晏晏,心中隐隐喜悦,又感觉不大真实。

    清哑见他来了,趁机站起来,说先去作坊吧。

    她谨记来此是有事的,不是吃喝作客的。

    方瀚海和严氏忙都站起来,道:“如此,就劳烦郭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一面招呼吴氏,大家陪着她母女一齐往织锦坊去了。

    和谢家一样,方家织锦坊也紧挨着方家园子。原本只是一处不大的作坊,经营江南等地的货源。从去年得了郭家的织机和织锦技术后,方初花了精力和本钱,将周边居民所占之地都买了下来,将作坊扩大了一倍。如今看去自然是很有气象!

    清哑一进入坊间范围,就凝聚了心神,仔细打量四周。

    冬儿和细妹这时也都紧跟在她身后,用心观看。

    方则见这样,忙一路为清哑解说,十分尽心。

    方初在旁默默陪着,只有当方则说的不全,或有不尽之时,他才出言补充。偶尔瞅一眼安静的少女,觉得前所未有的心静和踏实,对于将要面临的,又充满期待。

    方瀚海夫妇则只陪着吴氏说话。

    大家进入坊间内,清哑看见一排排大花楼织机、还有埋头用心织造的织工们,便是听见有人来了,也不见她们停顿和抬头观看,可见其素质。

    她不禁心生崇敬之情——

    那些华丽美观的织锦,就是从这里生产出来的!

    她可以织一匹两匹,却无力大量生产。

    郭家短期内是不可能汇聚这么多高素质的织工的。

    还有缫丝、染色等等程序。都不是郭家眼下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她走到一位织工身后,看着她织。

    又去看楼上的提花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是全神贯注的。

    方家诸人也都不出声,不去打扰她。

    清哑看了一会。又往前走。

    一路看下来,她问身边人:“她们织得速度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,很轻柔,仿佛怕惊了她,“是。熟练程度不一样。天赋也有差,纵使精心筛选过,也还是有快有慢。”

    清哑转脸一看,却是方初。

    她也不在意,因道:“你把人分一下,按熟练程度,和各人专长分开,叫她们分织不同的锦缎,可保证产量质量,也使她们循序渐进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想一边说。

    她是觉得这样一窝赶。每个织工都要练全能,影响效率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像现代一样流水线生产,细分化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随着她断断续续述说,方初眼光大亮。

    他看着少女,觉得从未这样跟她贴近过,一股喜悦的暖流悄悄溢满身心。因为,他也正思改进,也是这个方向,不料她一言道破,还说得这么全面。

    方瀚海和严氏对视一眼。赞道:“郭姑娘果然厉害!”

    方则方纹也开心不已,都望着清哑笑。

    吴氏见闺女一开口就令人敬服,自是满脸光辉。

    清哑见他们领会了,便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一时又往另一间屋子去。方家的意匠们正等着。

    严氏见吴氏半通不通的,只不过不放心闺女,才要跟着,这会子那边谈的正酣,便有意引她去了别处观看,好不影响清哑。

    这里。意匠们便将各类图稿拿给清哑看。

    方家兄弟忙请清哑坐下,方纹又命人送茶点来,精心招呼。

    清哑便坐下,不客气地一张张观看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看可真是大开眼界,立即便沉入进去了。

    方瀚海见一时半会没结果,走去另一边寻管事说话。

    清哑看着,也会指出一些不足之处,或者询问疑惑之处,和意匠们互相交流。那些意匠都十分敬服,听她解说后又欢喜不已,自觉领悟不少。

    方初见她随手将看过的图稿分放几处,先还以为是随意放的,后来发现不是,便觉得她肯定有想法,于是等着。

    果然清哑看完了拿出来的所有图稿后,面现沉思。

    因对方家兄弟道:“九大锦商都得了我的东西,各自也要有所专长才对。方家,就要有方家的特色!”

    方初心中一跳,问道:“姑娘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清哑眼睛眨了眨,似乎想措辞。

    方初看着她,就见那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,一会盖住一会又掀开,中间黑瞳光芒忽隐乍现,他浑身僵直,似被雷电击中,一股酥麻感觉蔓延全身,几乎不能自持!

    方则也看着清哑,觉得她想问题的模样好可爱。

    不自觉的,他微微笑,看她的目光也温柔如水。

    清哑想了一会,才道:“你们……把意匠也按各自擅长的分类,再根据织工擅长的,确定一个大方向,作为方家的主攻方向。将来人们提起方家,就会说,他家织的什么锦最有名……”

    方初刚从僵立中恢复过来,听了此言又觉称心。

    就听方则道:“我家云锦最有名。”

    清哑抚着身边一叠图稿,点头道:“怪道我觉得这些更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抽出一张来,问是谁做的。

    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应声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清哑便对他说,如何调配花色和布局,才更显光华灿烂,突出贵气和雍容,老者不住点头,十分敬服。

    方初怔怔地看着,一声说不出。

    等她说完了喝茶的时候,他才轻声问:“姑娘将如此肺腑之言轻易示人,难道就不担心教会徒弟饿死了师傅?”

    清哑放下茶杯,道:“这是方家自己的能力!”

    方家兄妹三个都诧异,暗想这不是郭家大方送的吗?

    清哑道:“一幅图稿、一架织机并不能成大事。方家有实力,有眼光,有经验,还有人脉和技术,做出成绩来是自己的本事!”

    她并不是虚词应对,而是说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同样的东西,在郭家就是个烫手的山芋。

    而在九大世家,就变成不可估量的瑰宝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