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05章 撞破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人们糊涂,都被她迷惑了,看不清她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她偏要把她的底细揭开,宣扬在世人面前,叫人们看清她的真面目。所以,这些日子她寻一切机会逢人便说清哑。

    “真要是好的,江家能不要她?偏要装清高、有志气,亲手写下退亲文书。退亲就退亲,退了就该忘了,偏偏忘不了江明辉,为他要死要活的,真是丢人现眼!这也就罢了,当时她也可怜。现在过了一年,总该好了吧?可是你瞧,那么多人上门求,她都咬死了不松口,说是暂时不想嫁。你想想,这还能为了谁?我就奇怪了,难道她还想等江明辉休了谢二姑娘回头娶她?”

    如此番话相类的,说了又说。

    若有赞同附和的,她便窃喜,觉得正是“英雄所见略同”,可见不是她瞎掰歪曲,是郭清哑确实不好。

    她便更卖力地拉同盟,等这霞照城人都知道郭清哑的可鄙,那才显示她的眼光。再等郭清哑被所有人都鄙视轻视并踩踏的时候,那口气也就能出了。那时,她凭着自己善心,或许会同情她,为她辩解一两句,或者不咸不淡地说“唉,希望她能得到教训,从此莫要再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这日,听说四女拼酒的事后,她又编排了一番话。

    恰好有闺中好友过生日,请她去酒楼吃酒。

    雅间内,众闺秀议论起四女拼酒一事。

    “都说想不到郭少东那样能喝,一对三呢!”

    “她可真厉害,什么都会!”

    冯佩珊笑道:“她还对严少东说自己不会喝呢。亏得严少东对她那么好。对自己好朋友都这样,可见其品性。这酒量怕也不是一日两日能练出来的。之前就听说她跟江明辉情投意合,怕是两人常喝酒,怪道忘不掉。你们说,她这样撑着不嫁,是不是找机会……想取而代之?毕竟郭家连续斗败了谢家两次了。她这样有野心,想着把江明辉再夺回来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立即有人道:“不能吧?哪有这么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冯佩珊道:“怎么不能?你们不知道,她其实厉害着呢。那副样子都是装出来的,专门做给男人看的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,就听“咚”一声响,跟着“哐啷”一声。雅间的门被人踢开了。

    众女大惊,对外一看,门口站着几个少年。

    当头一个就是方则,站在他旁边的是鲍二少爷。

    后面还有夏三少爷和夏四少爷等人。

    方则扫了门内众女一眼,并不知刚才说话的是谁。只冷笑道:“郭姑娘品行如何且不去说她,我却知道刚才说话的人品性肯定不好。若好的话,怎么会这样说人呢?不正好证明了自己的涵养心性!”

    鲍二少爷却是认得冯佩珊的,看着她不语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并不严厉,也不鄙视,只是淡淡的。

    冯佩珊以为他看一会就会挪开了,谁知他一直盯着她。渐渐的她承受不住了,羞愧难耐之下,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,紧咬住红唇。不让哭声泄出来。

    方则便知道刚才的话是她说的了。

    他低声问鲍二少爷,“这是谁?”

    鲍二少爷道:“冯家的姑娘,冯佩珊。”

    方则恍然大悟,想起妹妹说的莲花堂一幕。

    他年轻气盛,并不顾后果,又嘲笑道:“下次说话小心些。有时候说别人,效果恰好相反,就等于在向别人证明自己就是那样的人!”

    众少年听他说得有趣,都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屋里少女们脸都白了,冯佩珊更是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方则这才轻蔑地扫了她们一眼。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今日聚会的女孩子们大多是小商家之女,与九大锦商不能比肩,更别说织造府和鲍长史了,刚才来的少年正是她们倾慕的对象。若能嫁给其中一个,那也是飞入富贵乡。

    因此,她们都觉受了冯佩珊连累,看她的眼光就有些嫌弃了。有那小孩子心性的,恨不得马上跟她撇清,好证明自己跟她不是同一流的人。心性涵养都高洁。

    冯佩珊继莲花堂后,再次被人嫌弃。

    原因还是同一个:郭清哑!

    她对她的恨意又上升了一层。

    又觉得她的罪名更重了。

    瞧这些少年被她迷的,都分不清好歹了。

    她哽咽道:“我也不过实话实说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回,没有人接她的腔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傻的,便努力忍着。

    眼下不是与人争辩的时候。

    等郭清哑倒霉的时候,她再站出来,只需轻飘飘的一句话,就可向人证明她当初的眼光和判断,也能挽回别人对她的印象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心里好过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并不觉自己是妄想,像郭清哑那样的女子,注定得不到好下场,可恨别人怎么都不像她有眼光能先一步看出来呢?

    这世上都是俗人多,看问题只看表面。

    这件事后,她并没有收敛,只换了个法子行事:让家里的婆子媳妇趁着采买的时候在外传说,她自己却不出头了。

    只是,效果并不如她想的好,附和她的人依然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

    试想这城里百姓谁家没有郭清哑奉献的织布机!

    ※

    清哑不知自己坐在家中也招来厌恶和嫉恨,正忙着呢。

    不但她,郭家没有成群奴仆可使唤,个个都忙。

    郭大全今日又请锦署衙门一班小吏吃酒。他虽然不像对夏织造和鲍长史那样恭敬,却也十分客气,处处打点,并不小瞧哪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们郭家才做这行买卖,比不得人家,还望各位大爷体谅。”

    众人见他说话和气尊重,倒也买他几分薄面。

    其中有个叫何炯的小吏,郭大全打听得他有些才干,只是不善钻营和鲍长史不睦,所以不得重用。共事的人又大多是踩低捧高之辈,他就更难捱了。如今他老母亲生病,请医抓药,家中很是艰难。

    郭大全便瞅没人的时候塞给他一百两银票。示意他别声张。

    何炯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后来,大头菜打听到何炯和鲍长史结仇的缘故,说起来这事还跟郭家买的城西作坊的原主人仇一有关呢。原来鲍长史经办一件商业事项,收受贿赂。处事不公,导致仇一破家,而原经办此事的何炯自然就成了他的眼中钉。

    郭大全听了眼光大亮,回来问仇一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他便不动声色。将此事装在心里。

    只是从此后,他常暗中接济何炯。

    暂放下此一节不提,再说吴氏。

    这日绿湾村来人,是同村的一个婆子,人称“大嘴婆”。人是顶好的,就是喜欢说三道四。她借着丁点大的事搭顺风船上霞照城来,不过是想见个世面。至于花费,不是有郭家么。她觉得自己跟郭家还算亲近,如今远道而来,吴氏未必好意思不收留她。郭家又不缺那点花销。

    她下了船就打听郭家,一路问到槐树巷。

    她判断没错,吴氏还真不好意思嫌弃她、摆脸子。都是乡里乡亲的,郭家在绿湾村还开着坊子呢,又没搬走,于是热心接待了她。

    大嘴婆喜得跟什么似的,直叹吴氏为人小意。

    客套一番,吴氏便问她来霞照所为何事。

    大嘴婆含糊说,她闺女织的几匹好锦,在乌油镇卖不上价。想到霞照城来看看,防止吃亏。

    吴氏听了心直抽——这么点事跑这么远,够路费么?

    她便明白她是找机会出来逛来了。

    大嘴婆一见吴氏脸色,也不好意思。忙提起另一件事:她帮红娘子捎带了些土物给李红枣,问吴氏谢家怎么走。

    吴氏心一动,猛然眼睛就亮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注意李红枣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忙的时候,就让每天出去买菜的五大娘留心。

    这次因为郭家在商场上击败了谢家,谢天良愤怒不已,却碍于大伯的威严不敢擅自乱动;李红枣也满心不甘。却也想不通谢吟月为何不下手报复郭家,又听说方家跟郭家交好了,以为谢家放弃报复郭家了。在这种情形下,加上谢吟风在背后推动,两个目的一致的人便凑在一处商议,想找机会对郭家下手,自己报仇。

    李红枣害怕谢吟月,所以他们不敢在谢家作坊会面。

    谢天良便在谢家一处外宅约见李红枣。

    这事就被五大娘发现了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巧呢?

    其实不是巧,李红枣做工是有规律的,她只要在她下工以后留心她的动向就成了。那天她跟踪李红枣,发现她和谢天良先后进了那家院子,简直惊呆了,急忙忙回来告诉吴氏。

    吴氏乐坏了——又一个下贱的!

    不对,李红枣本来就下贱。

    她其实真误会了红枣,红枣和谢天良真没什么,就是为了对付郭家才走到一块商议事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吴氏听大嘴婆说有东西带给李红枣,脑子就转开了。

    李红枣也不是天天和谢天良相见的,这事有些不好办。

    她便撇嘴道:“给她带?别带了!”

    一副跟李家张家不共戴天的模样。

    大嘴婆忙道:“我答应了怎好不送去呢?好嫂子,你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吴氏转而拉她去逛街,比先前更热情十倍。

    不仅带她去戏园子听戏、茶馆听书,还买东西给她吃。

    大嘴婆以为她成心拖住自己不让自己给李红枣送东西,心里乐得占便宜,等逛够了再找个借口问路把东西送去就完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(*^__^*) 谢谢大家坚持支持水乡,今天有加更呢!下一波情节登场,呼唤月票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