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11章 反击(二更求粉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88读书网永久网址,请牢记!

    伴随着郭沈两家定亲的消息传开,雀灵重新堕入风尘的事也被有心人传开。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。有人说郭家怕得罪沈家,所以才不许雀灵进门,雀灵绝望之下无路可走,才重新堕入风尘。

    对此,雀灵没有出头澄清。

    她听说郭沈联姻的事后,又怀疑起郭家来。

    这个世道,世人为了名利什么事做不出!

    还有,郭巧扯掉严暮阳裤子的事也终于泄露了,又是一波闲话。

    跟着这势头,外面散播清哑闲言更热烈,比如为什么张福田不要她找李红枣呢?又比如她既然帮了江家那么多,为什么江大娘还不喜欢她呢?又比如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去郭家求亲,她却一个都不愿答应呢?

    这些似是而非的话,并未直接污蔑清哑,却很容易将人的思维往一个方向引:那就是郭清哑不是什么好东西!

    相比街头巷尾的闲议,商场上又是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众商贾得知郭沈两家联姻,婚期已定,纷纷恭贺。

    八月十六的日子并不远,有那热心的已经开始送礼;又有那凑趣的吵着要沈家和郭家先请一次客,大家热闹热闹。

    沈亿三和郭守业商议后,找了一天在醉仙楼请有头脸相交厚的商贾和官面上的人吃酒,宣告两家结亲的事。谢家虽与郭家不来往,却与沈家有面子头上的交情,所以谢家也在被请之列。

    这日中午,醉仙楼专门腾出两层楼面,为沈家郭家摆酒。

    沈亿三、郭守业、严纪鹏、方瀚海等辈在三楼。

    郭大全、方初、韩希夷、夏三少爷、鲍大少爷等都在二楼。

    先说三楼,觥筹交错之际,谢明理向沈亿三笑道:“沈老爷就是大气,千挑万选了这样佳婿。虽然根基浅了些,然英雄不问出处,以郭家目前势头,郭三爷将来不可限量!”

    沈亿三听了这话笑容不变,眼神却一闪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老狐狸。说话步步为营,但凡道行略差一点的,不但听不出深浅,还只当是夸奖呢。

    谢明理这话明面上毫无不妥。然略一深思就不对了:

    首先,不管郭家势头如何,终究根基还浅,沈老爷选了个泥腿子做亲家。

    其次,郭家目前势头是猛。然谁都知道这是郭清哑的功劳;再退一步,郭大全和郭大有兄弟俩也算是人物,郭家三爷有何长处?

    最后,就是嘲笑沈亿三偌大富豪,却拿女儿做交易。

    沈亿三能攒起这份家业,那是简单的?

    他笑吟吟地点头叹道:“谢老弟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。我这女婿差是差了点,好在人实诚,又知根知底。你们不知道,原先我想抛绣球招女婿的,后来又想绣球不长眼。回头砸中了不该砸的人,可不一辈子麻烦!我就歇了那心思。”

    他文辞修养不如谢明理,讽刺就露了行迹。

    这下在场所有人都听出味儿来了。

    谢明理猛然握紧酒杯,差点捏碎。

    方瀚海见事不对,急忙端着酒杯站起来,朝众人道:“来,咱们都敬沈老爷和郭老爷大喜。都干了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起身,才把这一幕给圆过去了。

    暂放下三楼情形,再说二楼。

    因是行内相聚,未单独请女客。所以谢吟月、严未央和郭清哑都是以少东身份和众少年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昔日的锦绣五少东变成今日的锦绣六少东,他们自然在一桌,又有夏家兄弟和鲍家兄弟身份特殊,也在这桌。

    郭大全兄弟则在别桌陪其他商家子弟。

    夏三少爷因为雀灵的事。心里很不快。

    他借着敬酒对清哑笑道:“前日是在下鲁莽了,本想借机为郭三爷收一位美娇娘,谁知弄出这番结果。都是在下的不是!”

    谢吟月看着清哑,眼中闪过讥讽光芒。

    有时候,正经刚直也会得罪人的!

    清哑恰好看见她的眼神,心中不悦。

    她道:“夏三少爷好意。我三哥不便接受,已经心领。可惜有人利用三少爷,把好好的事弄得这样。”

    夏三少爷愕然问:“谁?谁利用我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谁给雀灵下药就是谁。”

    夏四少爷叫道:“下药?你说雀灵被人下药了?”

    严未央插嘴道:“你们不知道?雀灵姑娘被人下药,回房的时候没看见郭三爷,就昏睡过去了。后来有人趁机浑水摸鱼,她却不知道留宿的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在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说这内情,都呆住。

    夏三少爷问清哑:“姑娘可是怀疑我?”

    清哑摇头道:“三少爷何必对付郭家。”

    夏三少爷松了口气,笑道:“郭姑娘真英明。来,在下敬姑娘。”

    一面心里就盘算开了:那个狗胆包天的家伙敢太岁头上动土?

    念头只一转,就想到谢家,想到谢天良,那天晚上他有些反常,就是他怂恿把彩头让给郭大贵的。

    随着念头转动,他不自觉就看向谢吟月。

    谢吟月警觉,不向他解释,却问清哑:“姑娘是说有人陷害郭家?”

    清哑肯定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谢吟月又问:“姑娘怀疑谢家,怀疑我堂弟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我并未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谢吟月讥讽道:“然这城里谁不知郭家和谢家恩怨。按姑娘的意思,三少爷不会对付郭家,谢家却很有必要对付郭家。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清哑看向她,认真道:“这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她可没说。

    谢吟月冷笑道:“姑娘难道不是这意思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你为何要把帽子往自己头上扣?”

    谢吟月气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最讨厌跟郭清哑面对了!

    若她爱说话还好,言多必失,她总能找到破绽应付她;可是她惜字如金,一双眼睛却映照你的言行,看得人心里很不自在;偶尔冒出一句半句,又能把人噎得半死。

    方初站起来,伸手拦住谢吟月,示意她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他认真对清哑道:“郭姑娘,此事虽蹊跷,然正如谢姑娘所说,这城里谁都知道谢家和郭家的恩怨。若说谢天良推波助澜,想看郭三爷的笑话,我是信的;若说他当着两位夏少爷和鲍二少爷的面给雀灵姑娘下药,我却有些怀疑。当然,一切还要据实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炯炯目光和鲍大少爷对了一瞬,微微点头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,喜欢请与好友分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