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59章 多事?(给洁曦的和氏璧+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方初看向周县令,目光如寒冰。

    周县令尴尬地避开目光,心里恼怒万分,暗想干嘛怕他,不过就是一介商贾而已;又惴惴不安,不知此次可能侥幸逃脱丢官下场;又气恼郭清哑,被辣椒辣了几下就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,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似的。——他倒忘了自己给她判死罪的事。

    韩希夷走进牢房,在清哑面前蹲下,柔声道:“郭姑娘,你没事了。县太爷重审案子,找到证人,洗清了你的嫌疑,让人放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清哑一怔,这才转脸看向他,眼神很疑惑。

    韩希夷见她有了反应,十分喜悦,笑着对她点点头。为了证实自己说的是真的,他转头向牢房外示意,“看,周县令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县令配合地咳嗽一声,打着官腔道:“郭姑娘,本官经过详细审理,发现江明辉当日并未去郭家,又有严家小少爷出面作证,姑娘确系冤屈,所以特来释放姑娘。”

    他亲自来放人,多大的面子!

    然郭清哑并未欣喜若狂,更别提对他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她竟然秀眉微蹙,很快展开,尝试起身。

    然她坐得久了,容易起不来。

    韩希夷忙搀住她胳膊,道:“小心,慢慢起来——”

    一面微微用力向上提她。

    那女狱卒忙走过来帮手。

    方初也要进来,看见韩希夷动作,却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他不适合过去的!

    过去了也不好伸手帮忙,只好就这样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见她一手扶墙,一手借着韩希夷支撑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摇摇晃晃的模样,让他心跟着提起,生恐她站不稳。

    又疑惑地想,为何她获悉释放并未欢喜呢?

    不但未欢喜,仿佛还有些忧心。他看见她蹙眉了。

    他也微微蹙眉,推敲其中究竟。

    想起她先前的样子,还有曾经的疑惑,他脑中电光一闪。猛然惊醒:这根本就是她麻痹谢家的手段,否则她不会不请严暮阳上堂作证,郭家不会不对玉枝动手;甚至,朝廷传出的旨意恐怕也是沈家推动的结果,因为在这之前郭家有办法让她脱身……

    置之死地而后生!

    他震惊不已。又气怒心颤——

    她怎可陷自己于这样的险境?

    万一有个好歹,上哪里找后悔药吃去!

    还有郭家,怎会任由她涉险?

    忽然他又想起一件事,脸色更加难看——不是郭清哑要陷自己于险境,都是被他的未婚妻谢吟月给逼的!

    韩希夷和那女狱卒扶着清哑慢慢走了两圈,她才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然后,她走出来,看向方初和周县令。

    看见方初,她眉头又蹙起。

    她可不认为方初会来救她。

    方初艰涩道:“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还好吗?

    这样子,当然不好!

    清哑点点头。道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她口气敷衍,眼中又透出忧急,方初看得心沉到谷底——

    他急忙急火地来救她,到头来却坏了她的事?

    郭家到底有什么计划?

    韩希夷也发现清哑不对了,轻声叫道:“郭姑娘!”

    清哑暗叹一声,道:“谢谢你们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确实担心家里。

    然一肚子疑惑此时也只能按下。

    总不能县太爷来放她,她赖着不出去吧!

    再赖在牢中,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真是方初和韩希夷救了她。

    人家既救了她,不能不道声感谢。

    韩希夷喜出望外,道:“姑娘。你……还好吗?饿不饿?冷不冷?我叫人备了车,就在外面,这就送姑娘回去。你慢点走,才起来的。恐怕腿脚不利索……案子的事姑娘也不用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一面说,一面虚扶她手臂,伴着她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说笑间,他又恢复了往常的俊逸洒脱,言语多了些温柔。

    只是那声音有些高,还朝斜后方的牢房瞟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间牢房里。那瘦女犯人正冷冷地盯着外面这群人,铁栅栏门不知为何扯开一条缝,好像根本没锁一样。她犹豫着,脚下到底没动。

    对清哑的感谢,方初只挤出一抹艰涩的笑,便木然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周县令则阴沉着脸,想着如何善后,更担心前程。

    另一边,郭大全也被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门口,他碰见清哑等人,忙叫“小妹!”

    清哑对他微微撅嘴,做了个担忧的神情。

    郭大全忙牵过她,把她上下打量了又打量,确定没事,才捏捏她手心,示意她别着急,一面看向韩希夷等人,客气地问:“韩少爷,怎么好好的就放了我们了?”

    韩希夷和方初听得别扭极了。

    这话好像问“怎么好好的就抓我们”一样。

    韩希夷也觉得不对了,勉强笑道:“我们找到新的证人,周大人发现冤屈了郭姑娘,所以亲自来监牢释放郭大哥和郭姑娘。”

    那口气就不如先前叫清哑出牢房时底气足。

    郭大全怔了下,立即感激道:“哎呀,真是感谢两位!这叫我们兄妹说什么好呢?在牢里待了这么些天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忽然韩兄弟和方兄弟来了,我们就得救了!唉,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呀!哦,还要感谢周县令明察秋毫,秉公断案!”

    韩希夷讪笑,周县令干笑,方初努力也没挤出笑。

    清哑轻声道:“大哥,走吧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忙道:“对,快回去。郭姑娘要好好歇息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点头,牵着清哑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牢房外,天已经黑了,锦绣提着个玻璃绣球灯站在谢吟月身边。

    谢吟月看着被韩希夷和方初等人簇拥出来的郭清哑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清哑首先看见她,停住了脚步,郭大全也停住。

    韩希夷正叮嘱清哑回家要好好补养身体,不然恐落下病根,忽觉她停住脚步看向前面,也顺着她目光看过去,才发现谢吟月。

    “谢姑娘!”他有些尴尬,很快又恢复了,解释道,“谢姑娘,江明辉一案另有隐情,凶手不是郭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谢吟月目光却越过他,看向他身后的方初。

    目光中,除了伤心,还有愤怒!

    方初本一脸落寞,一见谢吟月,立即恢复凛然气势。

    他看也没看韩希夷,口内道:“你先送郭大哥和郭姑娘回去。”

    一面径直走向谢吟月。

    谢吟月却伸手道:“慢!”

    她也看见他刚才的变化,分明是怕她对郭清哑不利。

    他坚定地挡在郭清哑面前,生怕她伤害她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上架当月的粉红欠债应该还清了。从现在开始偿还从第二月开始的打赏。竞争太激烈,以后每块和氏璧打赏加更一千字。不鼓励打赏,害你们破费,原野也承担不起,咱们是两败俱伤啊!但既然有读者厚爱打赏了,原野一定要加更奖励,算是感谢!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