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314章 痛砸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赶到绿湾村,将船停在绿湾坝,先去李家门前。

    李家人不知怎么了,慌慌张张出来问。

    事情不明,李红枣当然也跟出来看究竟。

    江老爹喝问“谁是李红枣?”又让小豆子上前辨认。

    小豆子一眼便认出站在红娘子身边的李红枣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声“就是她!”江老二媳妇便向李红枣飞扑过去,要报儿子被婆婆打的仇;众汉子婆娘则抄起棍棒冲进屋,不论桌椅床柜以至于锅台碗柜抡棒就砸,碗筷茶壶等抱起就摔,鸡猪牛等畜生也往死里打,只有一点——不打人,顿时就乱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江老爹的小见识,临出发前给了两点明示:

    第一尽力砸张李两家,最好把东西都砸烂,要他们往后没法过。

    第二把事情宣扬开,要李红枣在娘婆二家都无法存身。

    除这两条,他吩咐除了李红枣外,不许打人,下死力打人更不许。

    这是他经过儿子的人命官司后,对律法有了一定认识,早掂量过了:他来闹张李两家有充分理由,只要不打死打伤人,张李两家只能捏着鼻子自认倒霉;若是打死打伤了人,江家人不但要吃官司,还要赔偿,那就太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红枣爹娘和兄弟急得拦阻,哪里拦得住。

    江家又分出人来对闻声赶来的左邻右舍陈述缘由,把李红枣如何陷害诓骗江明辉进谢家内宅、害得江家和郭家退亲一事说了。

    众村民听后哗然,看向李家人的目光充满谴责。

    “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”,李红枣却一连两次破坏郭清哑的姻缘;这还不算,最严重的是江明辉因此丢掉了性命,试想,谁还会出头为李家说话?

    把人家儿子害死了,来砸你家那是天经地义!

    没打人已经是很讲理的了!

    李红枣恐慌不已,抵死不认,又不敢供出谢吟风——谢家不是她能攀扯的,且那里目前是她唯一存身之地,她不能不留后路——却抗不过江家人辩解。

    因为这不是他们听人闲话捕风捉影,是江家小孙子无意间说出来的,而且是江明辉死前发现的——小豆子都没来过绿湾村,更不知道李红枣,若非确有其事,他一个五六岁的娃儿怎么编得出?

    李家彻底被孤立起来,眼睁睁地看着江家人打砸。

    期间,江老爹又将人分出一半去砸隔壁的张家。

    为何?因为李红枣如今是张家儿媳。

    再者,李红枣会陷害江明辉,全因为张家和郭家退亲结仇。

    于是,张家也遭遇了一场浩劫。

    这一场打砸是自绿湾村建立以来史无前例的。

    郭里正得了通报,匆匆带一帮人赶来。

    他身为绿湾村里正,就算李家和郭家有仇,也不能容忍别村的人来绿湾村撒野,这有损他的威望和名声。

    到场一问,原来是这么回事!

    他巴不得砸,砸得越乱越好!

    可是,如今郭家不同往日了,行事也讲究名声。

    于是他对江老爹道:“你儿子被害了,我们都难过。明辉那娃我见过几次,是个好后生,真是可惜了。你想出气我不能拦,但你也是经过事的人,知道王法。你要是闹得太过了,你不但没出气,还弄一身麻烦。是不是这个理?”

    他见过江明辉,当然是在郭守业家。

    若没有后来的事,江明辉就是他的侄女婿。

    江老爹被他勾起往事,更加悲愤,若不是郭家人,肯定对他没好脸,这时梗着脖子道:“我们又没打人!她害了我儿子,还不许我们砸她家东西了?”

    红枣爹高声喊道:“李红枣已经出嫁了。嫁出门的闺女泼出门的水,要找人出气,你找张家去。砸李家算什么事?”

    红娘子听见男人这样说,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李红枣更是心寒,绝望到极点。

    而张老汉听见把矛头指向张家,也火了,喊道:“这事跟我张家不沾边!我张家本来就不想娶李红枣,是她硬赖着我儿子不放,自己跑来的。她干了这事,我张家今天就休了她!”

    张家上下纷纷呼应,要休了李红枣,退给李家。

    李家急了,说张家不仁义,双方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郭里正出面,请江老爹不要砸了,大家坐下来商议一个妥善的法子,该怎么惩罚就怎样惩罚。

    红枣爹和张老汉急忙答应,都说好。

    张老汉见郭里正不计前嫌公正维护村人,并不落井下石打击张李两家,又是感激又是伤心,简直要给他跪下磕头。

    江老爹有些犹豫,觉得这样太便宜了两家。

    他便和族中人及两个儿子到一旁商议。

    在他犹豫的当儿,红娘子将手中外孙塞给李红枣,低声道:“快跑!带洪儿走!福田,你也一起走。他们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洪儿是李红枣生的儿子,叫张洪。

    张福田不动,李红枣冷冷道:“你还指望躲过这一遭?江家就不说了,郭家能放过你?再等也是被沉猪笼下场!”

    张福田心中咯噔一下,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追到最开始,是他和李红枣的私*情引发的,江家和郭家很可能提出将他们二人沉猪笼了断,因为早该沉的。之前没沉,李红枣没有悔改,又干出害人的事,更有理由被沉了。他是李红枣的男人,怎么辩解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哪里还待得住,也不敢去求证,趁着人们留意江家、等待他们商议结果的时候,和李红枣悄悄后退,退出人群后没命地往绿湾坝码头跑。

    在场太多人,他们一动别人就发现了。

    江家人见跑了罪魁,立即追赶。

    郭里正也生气,也叫人追。

    李红枣此时是众叛亲离,阖家除了红娘子没人帮她。所谓母子连心,张福田老娘也是一样,生恐儿子保不住,也护在头里。两人见江家人不敢打人,郭里正也叫要顾王法,以为得了空子,便拼命地拦阻。

    往绿湾坝码头去的道路是宽宽的围埂,能行马车的。

    两个妇人便拦在路中间,不让人过去。

    那些汉子哪里管她们,一掌扒拉开,就追过去了。

    两妇人便跟着追,一面对前面喊“快跑!”

    这便是清哑等人看到的一幕了。

    追赶的人见张福田和李红枣坐船跑了,也纷纷上船去追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追赶,那二人还能跑得掉?

    那小小的乌篷船可是只有张福田一个人在摇浆。

    红娘子看清这情势后,恐惧不已,哭喊求饶,请江家人放过她闺女和女婿。江家人根本不听她的。她急得没主意想,忽一眼看见清哑,眼睛一亮,就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谢谢朋友们支持,二更拜求月票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