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347章 同游(二更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美好的春日,也有不协和的因素。

    那些少年一过来,立即就注意上了清哑。

    可是奇怪的很,阮秀等人正戒备,他们却往庙里走去了,丝毫没有过来打扰的意思,仿佛是专程来进香的。

    青年汉子的目光却一直追随他们,直追进庙。

    再说清哑,她直觉最敏锐的,只觉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之前的散淡悠闲不翼而飞,再没了作画的心情。

    接着,又有一拨人来上香,人更杂了。

    为何说杂呢?

    大凡来上香的,不是婆子就是媳妇,顶多带闺女娃儿,就有男子也是三五邀约,或者陪同家人,从来没有一群男人来上香的。

    清哑立即收拾东西,打包给一个家丁背着。

    因有个男娃吃了点心后,一直在她附近打转,一副馋嘴模样,她便冲他招招手,叫他到身边,轻声问道:“你知道石桥在哪儿吗?”

    男娃道:“我晓得!”

    清哑问:“带我去行不行?”

    男娃忙点头道:“嗳!”

    细妹忙又从食盒里拿了一样点心给他。

    男娃眼睛就亮了,十分顺服地跟在清哑身边。

    清哑怕人误会她拐卖孩子,叫细妹去告诉福儿一声,她们请这个孩子带路,还要回来的,然后就往村里走去。

    又有人来问放生鱼怎么卖了。

    不等卖香烛的老汉开口劝,青年汉子道:“十文一斤!”

    口气很果断。

    问的人大喜,立即就要了两条大鲫鱼。

    跟着,又有人过来买。

    一会工夫,盆里的鱼就卖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两兄弟便开始收拾家伙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老汉张大的嘴半天合不拢,忽然跌足叹道:“我先就是那么一说,也不是叫你们卖这么低。这不亏本吗!那么大那么好的鲫鱼和鳜鱼,十文就卖了,多可惜!唉,我出去一趟都捞不到这么好的鳜鱼。这么好的鱼。煮了多好一碗菜……”

    絮絮叨叨地说,全忘了菩萨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周围人听了都忍俊不禁,却没有人嘲笑老汉。

    他们也敬菩萨,但他们都是凡人。也要过日子的。

    只要离开观音庙,那鱼啊虾啊就是他们果腹的一道菜。

    两兄弟却没有尴尬或者荒谬好笑的心情,匆匆往埠头去了,惹得福儿目光一直追着他们的背影。

    老汉见了不免又感叹:“年轻人没娶媳妇都是这样,没个算计。一时恨不得马上发财。一时又不耐烦,三下两下就把费心巴力打来的鱼给贱卖了。唉,等娶了媳妇就好了!”

    瞄一眼福儿,颇有“往后就靠你了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福儿红着脸低下头。

    再说清哑,离开观音庙后,走在五桥村的村路上,心情又好了。不过是个水乡小村而已,却因为赶在阳春三月,处处鸟语花香,又远离集市纷扰。别有一番田园风味。

    便是绿湾村也没了这份原始的乡野味道。

    那男娃叫藕儿。吃了细妹给的点心和核桃仁,也不胆怯了,一路告诉清哑许多话,东一句西一句,凡他小心思认为值得说的,都说了。因此,清哑知道不少这五桥村的事。

    五座石桥各有特色:最古老的那座也最小,下面的水流与其说是河流不如说是河沟,很窄,桥上挂满了爬青藤;最长的那座桥面是平直的。下面有五个涵洞;还有两三个涵洞的。

    清哑很遗憾,觉得要是有相机拍下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眼下,她只能用心看,记在脑中。今后作画才有素材。

    看过了最长的桥,沿河边正走,忽被细腰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她疑惑地看向俏婢,只见她正冷冷地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再将目光转向前方,顿时一阵心烦——来人正是那群少年!

    细腰拉着她往旁一闪身,朝后面的阮秀一努嘴。阮秀便带着几个少年上前来了,脸色很不善,“请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一个少年笑道:“这么好的天气,不如大家一块逛多好。我们陪姑娘逛,人多也热闹些。说些笑话给姑娘解闷,姑娘也不寂寞……”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追着她们来的。

    就是说,郭织女碰上登徒子了!

    细腰冷声道:“叫他们闪开!”

    不闪开便怎样,她没说,阮秀自然知道。

    他上前道:“兄弟,最好让开,别找事!”

    少年们一个没动脚,互相看看,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阮秀一看不能善了,对几个护院一挥手,大家便扑上前去。

    两方人就在河边混战起来。

    细腰不忍看,太乱了。

    她等得不耐烦,叫细妹上前助战。

    清哑瞪大眼睛:只见细妹冲过去,一脚踢在一个少年胯下,一声惨叫后,他捂住下身滚到一旁;跟着小丫鬟又趁阮秀攻击一个少年的时候,对准那少年小腹就是一拳——她个头矮,打那里方便——打得他痛苦地弯下腰,佝偻成虾米一般。

    眼看那些少年一一倒地,忽然从左边屋角闪出四个汉子。

    细腰立即浑身戒备,一面对清哑道:“姑娘小心!他们有备而来。”

    清哑一惊,就是说,她被人盯上了,那些少年不过是惑人耳目,真正的对手是后来这几个汉子,只不知是谁派来的。

    四个汉子分散逼上前来,离她们还有两丈远的时候,细腰扬起手臂,纤手握成拳头,不知握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对方戒备地停下,也不说话,就这么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更准确地说,是看着清哑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虽和细腰对峙,眼角余光却时时留心清哑。

    细腰一对四,精神紧绷,根本不敢先出手。

    藕儿吓呆了,不知所措地站在后面。

    面对这情形,清哑居然没有紧张害怕,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。她看看正和那些少年混战的阮秀等人,那些少年好像先前未尽全力,这会儿才拼命缠斗;又看看眼前四个汉子;再看向身后的藕儿,对小娃儿道:“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句话说出。她做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——双臂伸直平举过头,猛往河里扑去。而细腰也做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,不是攻击对方,而是一掌推向清哑。方向也是河里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合一,清哑直落到河中心。

    她一个猛子扎向水底。

    在水底一蹬腿,折了个弯,向后窜去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回头对藕儿说话时,她看见拐弯的河道上划来一艘小船。船上依稀是那两个卖鱼的汉子,她当机立断,跳水逃跑。

    依那四个汉子站的方位,看不到那船。

    不是她没义气、没担当,她觉得那些人的目标是自己,只要她跑了,他们自然不会对细腰他们下狠手,只会想法子追她;她若是留在那,还不知什么后果呢,激斗中也许会出人命。

    在水底。她听见岸上传来打斗声,也顾不得了,拼命往前划。

    拼命划还有一个用处:可以暖和身子。

    时令才清明,这水太冷了!

    她睁大眼睛搜寻那小船,忽然前面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游过来,定睛一看,正是那卖鱼的青年汉子,奋力游向她。

    她满心欢喜,立即迎着他游过去。

    这人她才见过两次而已,没来由的。她就是相信他。

    两人迅速靠近,彼此能看清对方的面容了。

    可是,清哑一口气到尽头了,只能浮上水面。

    她本就不是什么游泳高手。今生也没有多少机会游泳,顶多是夏天晚上,在娘和嫂子们掩护下在若耶溪里游一两个时辰,顺便教巧儿。游的次数屈指可数,还比不上前世跟妈妈去游泳馆的次数。

    她浮上水面后,青年汉子也跟着浮上来。

    他吐了口水。立即道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伸手拉她往岸边靠去,沿着岸边游。

    而他的那小船,却被他大哥划向细腰等人所在的河段。

    清哑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,也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放心后,就一心一意游水起来。

    青年汉子不时看她,问“可撑得住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撑不住也要撑,不然还能让人家背着!

    在水底拖着一个人游水,比在岸上背一个人走路还费劲。

    一股子冲劲过后,又冷又累,她渐渐觉得吃力起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平常锻炼还算勤,只怕就要坚持不下去。

    青年汉子虽然没再问她,可看她冻得乌青的嘴唇也知道她情形了,不由心焦。他转动脑袋打量两岸环境,忽然沉声对清哑道:“看见前面那棵横在水上的柳树了吗?我们就在那上去。”

    有了目标,清哑顿时觉得就要熬出头了,再次鼓劲猛划。

    青年汉子也不停嘴,一个劲道:“就快到了!就快到了!”

    清哑听了无数个“就快到了”,大柳树还是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看山跑死马指的就是这情形。

    清哑忍着没吭声,坚持是她现在唯一的念头。

    等真划到大柳树旁的时候,她一手攀住那柳树,一面对青年汉子道:“你……你说了……多少个……就快到了?哄我!”

    语气不无抱怨,还带着坚持到最后的喜悦。

    青年汉子柔声道:“真到了。来,快上来!再耽搁要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一面来拉她上岸。

    两手相交,清哑觉得他手心温热,不像自己手冰凉。

    她实在撑不住了,也不管什么男女大防了,借助他拉扯,狼狈地爬上岸,湿透的衣裳再被春风一吹,毫无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的感觉,而是机伶伶寒战战的,牙齿也咯咯响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二更,三千的二更,不是两千!求正版订阅,求月票。朋友们,查查票夹,还有月票的话请投给水乡吧吧吧吧!!!(*^__^*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