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442章 不许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普渡大师双手合十,道:“阿弥陀佛!这位施主,老衲并不能随意驱逐人魂魄。|因被幽魂附体之人与常人不同,方能驱逐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道:“且不论此言是否可信,在下想问大师:大师乃出家之人,出家人慈悲为怀,大师因何搀和红尘中事,陷郭织女于绝境?大师难道没听说过郭织女做的善事?惠及的是天下百姓,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!这种人,大师怎忍心伤害?修的什么佛法!”

    他语调铿然,神情激动,目光犀利逼人。

    郭大全十分感激他出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学识丰富能言善辩,比硬拼要强得多了。

    普渡大师垂眸道:“老衲不敢搀和红尘中事。老衲只是奉皇上之命,确认郭织女是否为幽魂附体。至于确定后,该如何处置她,自有皇上和各位大人主张,老衲绝不敢多言。”

    杨大人厉声喝道:“韩希夷,你怎知郭织女没有害人?既是妖孽附体,那郭家原来的女儿不就是被她害死了!确定她是魂魄附体,江明辉一案还要重审。她在五桥观音庙前聚众祈福,是何用心,也要审问。再说眼前:水灾泛滥,若是往年,你等锦商早已慷慨捐款赈灾,令百姓安定;今年却拒绝捐款赈灾,以此要挟官府,无视百姓流离失所,这难道不是妖孽蛊惑的后果?”

    王大人沉声道:“不错!一切当以百姓为重。”

    各大织锦世家拖延捐款,令他非常不悦。

    夏织造见机站起来,向他抱拳道:“大人请放心。下官前日又召集了一些小锦商,晓以大义,说通了他们。有近八家锦商都捐了二十万两。截止今晨。已收到两百万两赈银。”

    王大人听了喜形于色,忙问:“当真?”

    夏织造肯定道:“当真。下官回头就将赈银交与大人安排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微不可查地扫了一眼变色的方瀚海等人,心下得意地想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!跟本官较量,等丢了皇商资格,方知萤火不可与日月争辉。哼!”

    沈亿三等人觉得不妙,互相对视一眼。沈寒秋挺身站出。

    他对上抱拳。大声道:“钦差大人,我等并非拒绝捐款,乃是见郭织女为百姓做了这么多事。却遭人诬陷,未免有兔死狐悲之感,以至于心灰意冷。还有一事:近来许多人告夏大人贪污赈灾银两,我等实在不敢将银子交与他。大家都在等钦差大人到后。再行捐款。”

    严纪鹏等人纷纷附和,说他们一直在各处施粥。并未对受灾百姓置之不理,只是不想交银子罢了。

    夏织造气得浑身颤抖,想要申诉,又无可申诉。

    因为。有人告他,还不止一人告他,这是事实!

    王大人威严地瞅了夏织造一眼。道:“此事本官定当详查,还你们一个公道!眼下先请普渡大师证实郭织女魂魄附体是否属实。来人。带郭清哑!”

    他虽不满,却也不敢同时得罪这么多织锦世家。

    郭大全和韩希夷无奈退下。

    接着,清哑被五六个侍卫簇拥,带了上来。

    高台上下的人都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干净得好像一支青荷,纤尘不染。

    他们无法将她与妖孽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台上台下乌压压都是人,清哑却觉得孤独寂寥。

    一开始被关押,她只当是与夏织造谢吟月的又一次较量;自从普渡大师来,确认她是幽魂附体后,她的感觉就变了。

    她和他们原本分属于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她不知怎么闯入了他们的世界。

    面对昔日亲人和众商贾,她觉得无所遁形!

    郭家人怎么看她?

    会恨她吧!

    怪她占据了原主的身体,害死了原主。

    正想着,就听郭守业喊道:“清哑!”

    清哑站住,看向老汉。

    她踌躇,不知该不该叫他。

    他还肯认她吗?

    郭守业站在那,泪水涌出,哆嗦道:“闺女!爹不管人家怎么说,爹晓得你不是妖孽。我闺女不是妖孽!我闺女从来没害过人!”

    清哑便叫:“爹!”

    郭守业道:“嗳!闺女别怕,爹就在这看着你!”

    郭大全也叫:“小妹。别怕,大哥在这。”

    郭大有也叫:“小妹别怕,二哥也陪你。”

    郭大贵喊道:“小妹,谁要欺负你,三哥不饶他!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她像个孩子似的宣誓。

    她还是他们的亲人!

    他们还肯认她!

    这比什么都更安慰她。

    郭守业道:“你的魂是从小就长在身上的,谁也别想撵出来!”

    老汉对普渡大师充满了怨气。

    清哑点头,她也想看看普渡的手段。

    韩希夷看着安静的少女,心中百感交集,又恐惧。

    他也对那老和尚充满怨气,觉得他就是披着袈裟的恶徒。

    他看向老和尚,却发现他也正看着清哑,眼中露出悲悯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浑身一震,心下急速思忖。

    这时,清哑已经走到高台正前方,拜见王大人。

    王大人对清哑宣布了皇上的旨意,请普渡决定她的命运。

    清哑站起来,普渡也走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走向高台中央的遮阳棚。

    棚内有两个蒲团,普渡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清哑看看另一个,也坐了下来,正对着普渡。

    普渡双手合十,道: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韩希夷忽然大叫:“等等!”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他,不知他何意。

    韩希夷奔向清哑,挡在她面前,高声问普渡:“请问大师:将郭姑娘魂魄驱出来,可能再还回去?”

    说着,止不住身子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忽视了一个问题:觉得普渡大师既然能将附体的灵魂驱出来,也一定能还回去,那么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;却没想过,若是不能还回去,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!

    一言提醒了郭守业父子,一齐站起。

    郭大全也问普渡:“你能还回去吗?”

    普渡沉默。

    郭守业大骇,嘶声喊道:“不许你动她!”

    他没有扑向清哑,却扑到王大人面前,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不能这样对我闺女!”

    沈亿三方瀚海严纪鹏等人一齐质问。

    沈亿三焦急地看向台下,怎么他请的高僧还没来?

    严纪鹏和方瀚海也是一样着急。

    台下,百姓们也喧闹起来,喊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早上好!今儿是除夕,就算你们没空看,原野也高高兴兴地更新了,和你们打个招呼也好。咱们先辞旧岁,时候到了再迎新春!记住,别贪嘴哟!(未完待续。)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