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494章 用心(三更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次日是六月一日,卫昭成亲。

    方初也收到了帖子,亲自去了。

    韩希夷自然也去了,穿一身浅蓝宽袖袍服,没有往日挥洒的风采,淡淡的,说飘逸也可,说落寞也行。

    韩谢两家定亲之事引得婚宴上人不断询问,他既尴尬又痛苦,刻意避开人群,走向角落,却碰见了方初。

    方初瞧着他想:“是你自己不够决断,别怪我!”

    韩希夷虽不能完全领会他目光的含义,却很不舒服,因道:“你不用这样看我,我一定会退亲的。我绝不用你那决绝的手段!”

    方初不知韩父也要他断手出族,听了这话不解其意。

    他叹息想道:“人若是被蒙蔽了双眼,哪怕将事实摆在他面前,也说他不回头。他这时候还抱着这样的想法,不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一生幸福,真是可悲可叹!”

    他不想理会他,只盯着一身喜服的卫昭。

    卫昭今天很开心,笑容如阳光灿烂。

    成亲嘛,作为新郎必定是开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,方初却觉得反常:卫昭是那么冷的一个人,新娘王杏儿也不是他一心一意倾慕的女子,这亲事不过是桩联姻罢了,他为什么如此开心?那笑容让方初觉得有些刺目。

    “是我太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虽然怀疑,却也意识到自己失了平常心。

    这样没根没据地怀疑一个人,是不可取的。

    他便强迫自己冷静,留心打量每一处细节。

    卫家喜宴开在园中一泓碧水边的飞絮阁中。飞絮阁共两层,四面都是雕花窗棂,外面一圈游廊。夏日特别凉爽。岸边一排排柳树,柳絮飞花时节,这里花絮漫天飞舞,故此得名。

    今日,飞絮阁上下窗户都打开了,喜庆喧笑声回荡在水上。

    方初坐在东面近水游廊下,忽听宾客丛中响起一阵私议。那边还传来热心招呼声:

    “谢大姑娘来了!”

    “谢大姑娘好!”

    “谢大姑娘真风采过人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不减当年!”

    他忙转脸看去,正是谢吟月来了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迎来一阵阵恭维。

    她迈着从容的步伐。如同昔日一般含笑走来。

    她仿佛从来就站在高处,胸有韬略,气度不凡。

    好像刻意展示与郭清哑不同风采,她也盛装露面。也是她自己设计的紫色礼服,但她的礼服敞立领。护住一段优美蝤蛴;广袖束腰,宽幅裙摆,外披薄纱,绣有大朵雍容牡丹。既柔美,又凸显端庄高贵。

    她款款走来,向人们宣告:郭清哑如流星划过天际。虽亮且疾,但坠落了;而她如皓月当空。始终挂在碧海苍穹!

    韩希夷见了她,笑容有些僵硬,不知如何面对她。

    她仿佛知道他的心思,径直来到他面前,面含微笑,凑近他低声道:“我来帮你。回头我进去探探卫晗,看可有异常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听了一喜,忙道:“如此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谢吟月瞅他道:“谢什么。这不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一想,确实应该,早些探明情况并救出清哑,韩谢两家就能退亲了,她也就顺利脱身了。

    但两人说话的情形落在众人眼中,却是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曾少爷讥讽道:“真没想到,韩少爷前两天还为了郭织女愤愤不平,恨不得生死相随,一转眼,就将她抛到脑后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好提谢吟月,只好拿清哑做文章。

    那有心人便笑道:“谢大姑娘风姿过人,韩少爷如此选择也不意外。若是在下,也定会做出这样抉择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满腹机智,此时也不知如何回。

    因为谢吟月就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难道他要当众告诉大家:他不想娶谢吟月、正谋求退亲?

    那不是当众打谢吟月的脸吗!

    可是沉默意味着默认那人的话,他也是万万不肯的。

    他便看向谢吟月,希望她出面说明。

    谢吟月自然明白他目光的含义。

    她不负所托,开口道:“曾兄,别这么说。郭姑娘的遭遇,已经很令韩兄难过了,你又何必再往他心上戳一刀呢!”

    曾少爷冷笑道:“是我孟浪了。以郭姑娘现在的境况,韩兄也无可奈何。想必韩兄正派人四处寻找营救她吧?等救出来,纳她为妾,不使她无所依靠,也就尽了彼此的情分了。”

    他本是讽刺韩希夷,却引起一片应和。

    众人都以为这正是最好的结局,也只能这样。

    还有人恭贺韩希夷双美兼收、才色兼得,说以郭姑娘的才能,当得起韩希夷为她牺牲,若换上别人,断无可能让她进门。

    韩希夷正不满足谢吟月的回应,觉得太含糊、不够具体,再一见众人这反应,更是与自己心意相悖,如坠冰窟,大声道:“住口!”

    待要表明心迹,却又不知怎么说。

    他从未如此煎熬难受过。

    郭家是郭大贵来了,面对众人踩他小妹、捧谢吟月的情形,他愤怒不已,骂道:“韩希夷,你个狗东西!我小妹什么时候答应你亲事了,你在这自作多情?不要脸!三更半夜跑到我家门口,跟猫叫春一样嚎,没人理;现在趁着我小妹不在这,胡说八道,你好不要脸!”

    韩希夷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谢吟月不悦道:“郭三爷,韩兄可是一句话都没说。你这样指责他,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    郭大贵双眼冒火,骂道:“不要脸,都是你搞的鬼!”

    谢吟月脸一沉,道:“三爷骂谁?”

    郭大贵狂怒道:“就骂你,不要脸的女人!”

    高大少爷急忙拉住他,低声劝他不可冲撞了卫少爷的婚宴。

    韩希夷也拦住谢吟月,道:“他骂我的,你别多心。”

    因又对郭大贵道:“是我处事不周全,郭兄弟骂得好!”

    谢吟月淡笑道:“韩兄真是大度。可惜,人家未必领会你的苦心。”她没有对郭大贵不依不饶,是怕逼得韩希夷表态。

    方初内心愤怒到极点,冷冷地看着谢吟月想:“真是用心良苦!若我不配合,岂不辜负了你这一番苦心?只怕你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想必很快就会有人来问他了。

    就像把韩希夷推到风口浪尖一样。

    果然,卫昭向他看过来,似乎有些同情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立即将众宾客的目光也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飞絮阁其实有三层,还有一层建在水下。对着湖水的是一间大厅,一面墙用大青石砌成,墙面上镶嵌了三块大玻璃,都是双层的,透过玻璃可以看见湖中游鱼,也可听见上面说话声;晴日,还能看清伸向岸边的游廊。

    此刻,清哑就在地下大厅内,正看着上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陪同她的,是卫晗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