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505章 土豪(二更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    她真的很高兴,觉得卫昭有才有貌有情有义,比方初和韩希夷那些人都强:方初和谢吟月退亲,最不是东西;韩希夷先对郭清哑百般示好,郭清哑一失踪,他就和谢吟月定亲了,也不是东西。

    但卫昭可以有情义,郭清哑却不能无耻地贪恋这情义。

    卫昭并没有因为王杏儿夸赞开心,冷冷地审视她。

    王杏儿有些受不住他的目光,怕他看出自己嫉妒。

    正竭力维持笑容,忽听卫昭道:“走!”转身就先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王杏儿愣了下,看向清哑——清哑也抬头看她,很无辜——气哼哼地轻跺了下脚,和肖奶娘一起走出去。

    到外面,卫昭冷冷地对守门的婆子道:“去领十板子。再要是随意放人进来,你们知道后果!”

    婆子战战兢兢答应了,心目中,刚过门的卫大奶奶威信骤降。

    卫昭吩咐完,又对王杏儿和肖乳娘道:“官府正在找郭织女,若你们不想被抄家,就把嘴给我闭紧了。再有,郭织女在下面琢磨新织锦,这也是为了我卫家。你没事不许去打搅她。”

    王杏儿和肖乳娘都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王杏儿更觉得卫昭深爱郭清哑,气得要死。

    然她面上却大度笑道:“我听夫君的。”

    她心思浅显,伪装不到家,这笑便口不对心,因抱着卫昭胳膊说话,看上去更像是对他撒娇,其实眼中嫉妒之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卫昭看在眼里,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还有些事,晚些回去。你帮我准备夜宵。”

    王杏儿急忙答应,很是振奋。

    一转身,卫昭便安排了两个人盯住妻子。

    这且不说,他去书房,招来人问:“方初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来人回道:“方少爷在买官府查封处置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卫昭听了沉吟“这样啊。”又道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等来人退下,他想:“我也该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在等这个机会。卫家有了郭清哑,更该扩大根基了。

    又想,方初没有全力找郭清哑,可见他并不知她下落。因害怕坐失良机,不得已只能先顾这件事,扩大产业要紧,想罢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方初寻机购买贪官产业,分明暗两手进行。

    明里是他自己出面。挑挑拣拣的,购买十分谨慎。

    暗里则是牛二子出面,那手笔比他还大,整个是土财主少爷习气。众商家都不知霞照从哪冒出来这样一号“牛少爷”,因为牛二子除了跟方初去过一趟汇通钱庄外,其余时候没和他一块露面过,所以无人知道他是方初才买的小厮。

    这日,夏织造名下最大的周记开始拍卖了。

    早在此前,市面上就传言:周记是夏织造的产业,做的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。这次因为夏织造获罪被查封,账面上留下许多不干不净的首尾;其二,夏织造被关押许多天,周记内里早被官差们掏空了,就剩个空架子;其三,听说官府还想顺着这条线找夏流星呢。

    传言纷纷之下,原本想买的,也都缩手了。

    各世家中,沈家严家方家没兴趣扩张,所以没来;韩希夷本来一定会来的。但他父亲新丧,自然不会来凑这热闹;曾家刘家自身难保,哪里还有余力扩张,也没来;剩下高家。高云溪在方则陪同下来了;谢吟月原本就有染指的打算,不料平地起风波,谢大太太出事,她便无力也无心争夺了。

    方初自然来了,和卫昭相遇,互相招呼。

    卫昭问道:“都说周记是空架子。方兄怎么看?”

    方初道: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若没有好处,卫兄弟会来?只是,传言也非空穴来风,损伤是肯定的。这就要看价格是否公道了。”

    卫昭眼中露出赞赏之意,道:“方兄所言甚合我意。”

    方初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因打量到场诸人,原本该到的韩希夷没来,心知是韩老爷过世的缘故,暗想,到底相交一场,回头去上一炷香、尽个心意吧。

    拍卖开始,方初和卫昭都谨慎出价。

    待喊价涨到五十万两时,方初停止叫价。

    卫昭心里也大致是这个价位,因他很想吃下周记,所以不肯死心,还硬着头皮往上加价。

    那时,加价的人已经很少了,其中就有黑马牛少爷。

    很快加到了五十二万两,这已经突破了卫昭的底线。可恨的是那狗屁不通的牛少爷还在跟他较劲,还在往上加价。他欲罢不能,进退不得,十分恼怒。

    那边,牛二子也难受,也觉得价喊高了。

    虽然少爷有交代,叫他只管放手拼搏,但他要显示自己的本领,当然是以最优惠的价格拿下来为妙了,因此不住嘀咕。

    旁边人嘲笑他:“那可是卫少爷,你能争得过人家?”

    牛少爷不满道:“不是世家吗?世家还在乎一个小作坊,跟我一个小孩子争,什么气度!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人家有的是银子。要是让你给争去了,岂不是没脸面!”

    牛少爷道:“他要这么争,就算赢了也没脸面。世家做事都是有算计的,为了一口气做亏本的买卖,那是他卫大少爷该干的事吗?”

    那人奇道:“你既知道亏本,怎么还争?”

    牛少爷道:“还不是我爹,要买个坊子织锦,不然我们在霞照怎么存身。要是我家在这边有作坊,我也不争这破烂坊子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哦,这样啊!”

    卫昭听见了他们说话,暗道晦气,也不知哪里钻出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土财主,浑身弄得金光闪闪,跑这来充当世家子。

    真正的世家子像他那样举止吗?

    装模作样,活像个小混混!

    他便萌生了退意。正如牛少爷所说,为了一口气做亏本的买卖,并不能显示他的手段,赢了也没脸面。横竖后面还有机会:他算准曾家和刘家将要被群狼给撕了,他正好跟着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于是,他便停止加价。

    最终,牛二子以五十二万五千两白银拿下周记。

    卫昭冷冷地瞅着那个乳臭未干的少年,心想:“就让你先帮大爷经营好了。迟早有一天,你买的这些都要归卫家。”

    他并非吹嘘,这牛少爷毫无根基,只顾花钱买作坊,难道买回来就能生银子吗?简直是暴发户嘴脸。迟早要出大问题的。

    等这小子经营不下去的时候,他再出手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