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512章 查抄(三更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叫道:“不会的!不会的!”

    心里却知道,一定会这样!

    他后悔莫及,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?

    方初道:“你是真不明白?韩伯父亲上郭家表明心意,要为你再定一门亲事,郭家还敢奢望你做女婿吗?你双亲为你定下谢大姑娘,你不敢反抗退亲,害得郭姑娘声名狼藉;如今郭姑娘回来了,你又拉她趟这浑水,你想害死她?”

    韩希夷再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方初又厉声道:“从你定亲那天开始,从你没有果断退亲那一刻开始,你就已经丧失了和她在一起的机会!从此后,我不许你再靠近她!不许你再伤害她!”

    说完,猛一推搡他,就钻入水中,去追清哑的船。

    韩希夷独浮在水中,茫然昏沉。

    昏昏沉沉中,他想起在五桥村观音庙抽的签:花非花,雾非雾,夜半来,天明去。当时慈恩为他解签,说“是好签,然得失仍在施主一念之间。”他便呵呵笑起来,道:“果然在一念之间!”

    笑声凄怆,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又想起那日方初叫他立即跟谢吟月退亲,他没有答应,方初临走时丢下一句“希望你永远不要后悔”,更是心痛如绞。

    他哪里还要等“永远”,他现在就很后悔!

    岸上有人叫“少爷”,他看去,是韩嶂。

    可是他目光越过韩嶂,落在那游廊下,又想起当日卫昭成亲时,他和谢吟月就站在那里,他被方初所激。正要当众表明自己非郭清哑不娶的心迹时,谢吟月用话拦住自己,然后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原来,她真在算计自己!

    他自言自语:“还是他最了解她。我就是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”自然指的方初;“她”却是指谢吟月。

    韩嶂不知少爷怎么了,在水中又笑又落泪,忙下去将他拉上来,问:“少爷。咱们回去吗?”

    韩希夷喃喃道:“回去?”

    跟着一个激灵。坚定道:“对,回去!”

    他猛然甩开韩嶂,疾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要回去。要见她!要当面问她!

    飞絮阁回廊下,有个军官将湖中情形全看在眼里,却没有打搅他们,也约束官兵不许官兵上前。等方初走了,他才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屋里。林世子正听属下回报,说卫昭跑了,只抓到了夏流星、普渡、王杏儿,还有卫晗。所有卫家家丁护卫仆妇也都集中看守,房屋家产也都已经查封。

    林世子立即下令:全城搜捕卫昭!

    官兵们蜂拥而动。

    接着,卫晗被人从外带进来。

    林世子见了她一惊。“是你!”

    “芷兰生于深林,非以无人而不芳”。他在严未央出嫁当日见到的如芝兰般的女子居然是卫昭的妹妹。

    卫晗也认出了他,不禁问道:“哥哥做的事,难道要祸及卫家?”

    林世子反问:“你知道你哥哥做的事?”

    卫晗便不出声了。

    她不但知道卫昭做下的事,还知道夏流星做下的事,就算不是帮凶,这知情不报也是罪。

    她心中空空的,了无生趣。

    之前,看着郭清哑被关押、被审问,看着夏大人落马、夏家被查封,看着夏流星和郭清哑被哥哥掳来囚禁,她虽无力阻止却对他们的遭遇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当卫家也沦落到这一步时,她才明白——再强烈的感受也比不上亲身体会,卫家是哥哥辛辛苦苦拼回来的,其中付出了多少心机和努力,没人有比她这个妹妹更清楚,就要这样被查抄了吗?

    林世子看着她,心中很是不忍。

    卫昭犯下的罪,当然不至于祸及全家,但是,沾上了这类事,官府还能放过吗?卫家可是大世家,真要全抄了,财产比夏家只多不少。朝廷会很乐意给国库多些收入。

    至于罪名,可是现成的:与夏织造官商勾结!

    谁又会去追究到底是卫昭掳了夏流星,还是和夏流星联手呢!

    这时,刚才在外面的军官走了进来,在他耳边道:“郭织女已经救出来了。方少爷已经带她往那边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世子听了点点头,吩咐将卫晗带下去。

    等人走后,他吩咐那军官在这里主持,特地叮嘱他道:“将卫姑娘单独关押,好生看管,不许怠慢了。还有,吩咐下去:叫他们收敛些,卫家罪名尚未确定,不要闹得太不像样了。”

    那军官是他亲随,忙道:“是,请世子放心。”

    林世子交代毕,带着几个人便出了飞絮阁。

    才出去,就听一阵大骂传来。

    原是卫晗,碰见官兵押解着一群仆妇往前面去,其中就有卫昭的乳娘,那婆子只当这灾难是卫晗去官府告发引来的,因此见她就痛骂。

    “不要脸的小贱人!为了一个野男人,就把亲哥哥出卖了。枉少爷那么疼你,我告诉了他,他还说你不会害他。哪晓得你下贱无耻,为了那野男人把哥哥都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卫晗神色木然,任她骂,也不分辨。

    这时,夏流星也被带了上来,和卫晗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夏流星忽然对她冷清地笑笑,道:“谢谢你成全我。”说着瞟了那痛骂的婆子一眼,又道:“你耐心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婆子听了更加口不择言地痛骂。

    其他丫鬟和媳妇子们也都用异样目光看着卫晗。

    卫晗眼中沁满了泪,泪水中,夏流星的身影模糊了。

    林世子对身边道:“去,把那婆子嘴给我堵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一个亲随应声而去。

    林世子看着卫晗背影走远,才往水闸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再说方初,追入藕荷丛中,见船正等在前面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暖,微笑起来,加快手脚划动。

    忽见身旁有几株亭亭玉立的荷花,他想一想,停下来,上前折了两朵,横在嘴里咬着,再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清哑已经看见他了,急忙过来伸手拉他。

    一面拉,一面打量他,神情颇为忐忑。

    方初翻身上了船,从嘴里取下荷花,含笑递给她。

    清哑接过去,垂眸,放在鼻子下闻一闻,轻声道:“谢谢!”然后又抬眼瞅他,想问他刚才和韩希夷说了什么,又迟疑不得问。她有些不安,怕他多心,以为韩希夷不要她了,她才转而选他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晚上还有两更,今天小爆发一下。总想停下歇息,所幸在大家的鞭策下坚持过来了。但是,原野需要鞭策更需要鼓励,有月票的朋友,请用月票鼓励作者;没有月票推荐票也可以,只要你真心支持原野,可以有很多种方式!谢谢大家!(*^__^*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