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537章 杀鸡(二更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郭大有冷冷问道:“哦,这么说,当初是我们求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那汉子道:“不就是二伯求我们来的么。”

    郭大有猛一拍桌子,站起来厉声道:“我爹那是求你们吗?那是看在一家子是亲戚都姓郭的份上,捎带上你们发财!不然,我们花银子哪儿请不到人?当初可怎么说的?我爹说,‘有好事不想着你们是我们不对’,咱们亲戚互相帮衬,只求别有一天也跟姓江的一样说出‘要不是我们帮忙你郭守业能发财’这样的话来就好。你们都忘了?”

    他猛地从桌下抽屉内抽出一份合约,拍在桌上道:“你们忘了不要紧,我这里还有章程呢,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!”

    众人想起当初的情形,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然让他们放弃也舍不得,眼下郭家就像一块肥肉,郭守业父子已经护不住了,与其让外人来瓜分了,不如分给郭家自己人。

    一叫老蛮的汉子道:“我们也不要别的,不是每年都按股分红吗,就把那股分还我们就成。”

    众人急忙附和,说“对,对,就要那股分。”

    郭大有似笑非笑地看向郭里正,“大爷说呢?”

    郭里正老脸作烧,喝道:“那股分是白送的。还什么还!”

    郭大有道:“还是大爷记性好。那股分是为了给你们每年分红用的,你们并没有出一分银子。你们要分,也成,把今年的分红分了,往后就没你们什么事了。从此这份子我们收回。”

    有人急忙道:“好,就要今年的分红。”

    他想着能捞一点是一点。

    郭大有环视众人。问:“谁跟他一样要分红?”

    跟着提醒一句“今儿拿了分红往后就没有了”。

    众人都犹豫了。

    老蛮不依,还要分作坊的东西。

    好几个男人被他鼓动,齐刷刷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郭里正急忙拦道:“都做什么!想造反了?”

    可惜没人听他的。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道:“这是我们该得的。”

    没动的人都看着郭大有,看他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若是他退后一步,他们便都要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郭大有站起来,抬手指着老蛮鼻子厉声道:“有胆老蛮你去把那牌坊给砸了,一人扛一块回家。兄弟我就服了你。去啊——”

    老蛮等人被他厉色给震住。一时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牌坊”二字提醒了他们:那可是皇上钦赐、工部监造、巡抚大人亲自来宣旨并观落成礼的御制牌坊!

    屋里的声音惊动了外面的人,阮秀带着四五个护院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一人手上提着个大棒子,虎视眈眈地盯着众人。

    郭里正生怕出事。急忙道:“大有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又对众族人道:“你们这些没眼色的东西,还不快坐下呢!”

    郭大有不理他,掏出五两银子砸向老蛮。道:“今年经营几个月,又停产这么久。按说一点分红没有,不过我也不亏你,就分你五两红利,从此你再不是我郭家作坊的人。你的份子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一面对旁道:“阮秀,拉他出去!”

    阮秀便大步走来,拖起老蛮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老蛮还不依。哪里架得住阮秀力气大。

    郭大有道:“再闹就送去衙门!”

    老蛮吓一跳,不吭声了。被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郭大有又问:“还有谁要拆伙?要走趁早!”

    那几个跟老蛮闹事的刚想说话,被郭里正瞪眼止住。

    他喝骂道:“没出息的东西!发财的时候一个个往上凑,现在才出一点事就造反窝里横,活该你们受穷一辈子!”

    他侄儿道:“大爷,清哑都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郭里正道:“清哑不见了不是还有我们吗?那织机还是大有做出来的呢;那天钦差还说,就算清哑是妖孽,郭家的作坊和封赏都还归郭家,皇上不收回。你们慌什么?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他心里也慌,可他比众人都看得明白:别说郭家没事,就算清哑没了,皇上也不会收回郭家牌坊和封赏;再者,郭家还有沈家这个亲家,沈家那可是有钱人;再退一万步说,那郭守业父子四个是好欺负的人吗?瞧,连一向不露声色的郭大有发起威来都吓人。

    众人见郭里正这样说,都没了主意。

    正犹豫的当口,有小子飞跑过来,在外边高喊:“回来了,回来了!清哑姐姐回来了!二伯伯他们都回来了!”

    郭大有霍然站起来,几乎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郭里正也颤声问:“在哪?”

    小子在窗外回道:“到绿湾坝了。”

    郭大有便飞步走了出去,众人呼啦啦跟上。

    阮秀又迎面跑来说,逮着两个媳妇偷纱线,看那情形还不止偷一次了,仓库对账少了好些存货。

    郭大有脸一沉,叫“带过来!”

    郭家的织女回来了,得了消息的绿湾村人一窝蜂地涌去绿湾坝码头观看。清哑毫无狼狈形色,脸上带着微笑,牵着盼弟下船,迎着各种各样的目光走来,遇见认识的还点一下头。

    大难不死,又回来了,她特别的开心。

    她感觉盼弟很瑟缩,便牵着她,示意她别怕。

    盼弟心中奇怪:清哑姐姐遭了那么多事,怎么还跟没事人一样呢?

    虽然想不通,但清哑的坦然鼓励了她,她觉得好多了。

    吴氏本不想让清哑见人的,想坐小船回去,郭守业见清哑不怕,便道:“越躲着人越说。就这么走回去吧。让人看看,咱闺女好的很。往后再听见谁嚼舌根,当面拿大耳刮子扇她!”

    吴氏忙点头,招呼沈怀谨巧儿都跟上。

    丫鬟婆子们围随,浩浩荡荡从围埂上往郭家去了。

    村里人见了这阵仗,都说,郭家又抖起来了!

    郭守业两口子带着清哑一回来,便看见郭大有惩治人——两个偷纱线的媳妇每人打二十板子,打得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听说缘故后,郭守业神情淡淡的,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清哑则只顾高兴地和郭大有说话。

    郭大有心疼地问小妹:“可受罪了?”

    清哑摇头道:“没受罪。长胖了。”

    一面示意二哥看自己腰身。

    郭大有已成亲的人,又心细,见她眼中笑容纯粹,彻底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巧儿又叽叽喳喳跟爹说长道短,三人竟把旁人都忽视了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二更求月票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