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0章 争夫(3)(三更求保底粉红!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明辉就痛苦地看向清哑,之前他都要被折磨疯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娶她?”清哑再问他。

    江明辉猛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走!”清哑坚定道。

    方初寸步不让,“江公子,你要给谢姑娘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清哑不耐烦,回道:“上公堂说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堂上一静。

    谢二老爷和二太太面色铁青。

    清哑却不管,依然拉着江明辉往外走。

    不,是往外闯!

    她见方初挡住他们,也不绕开,就往方初脚上踩。

    方初哪见过这样的,不禁有些冒汗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心思明显的很:那就是诸事不管,先把江明辉弄走再说。

    别小看她,她每问江明辉一句话,尽管简洁,却都明明白白暗示江明辉: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错,他们先离开谢家,一切容后再说。

    可是,方初能让她把江明辉带走吗?

    谢大小姐还在后边看着他呢!

    因此,他再顾不得了,厉声戳江明辉软肋:“江明辉,你好歹也是男人!今日当着这么多人面接了谢二姑娘的绣球,还跟她拜了堂,如今却一声不吭就想一走了之,你这是成心要她的命?成心叫她别活了?你说!你只要说一声‘是’,我们立即让你走!明天就把棺材抬去江竹斋!”

    江明辉顿时脸色煞白,再挪不动脚。

    清哑也不走了,她直瞪瞪看向方初——

    这可恶的家伙,一再跟她作对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对着他那张俊脸扇一巴掌。

    方初见效果达到,忙转身让开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他就算让开,江明辉也不会走了。

    清哑却逼近他。

    他往后退一步,清哑再上一步。

    堂上众人看得发呆,不知她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吴氏担心地叫“清哑!”

    郭大全和郭大有忙跟上去,护在妹妹身后。

    一退一进,清哑直将方初逼到韩希夷和谢吟月附近。

    方初退无可退时,清哑依然前进了一步。和他面抵面,仰头看他。他们面部相距不到半尺,额头几乎触及他的下巴。她的眼眸清澈如深潭,倒映着他的身影。她紧盯着他的眼睛。仿佛不是在看眼睛,而是看进他心底深处。

    方初抵敌不住这目光,狼狈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好男不跟女斗,何况这样娇滴滴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更让他难堪的是,他正在帮人抢这个女孩子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不管他嘴上说得有多冠冕堂皇。他心里知道:江明辉定了亲是不争事实,江明辉不愿和郭家退亲是事实,江明辉和这个女孩子相爱是现实,他,正在做的事非君子所为!

    少女盯着他,什么也没说,但那目光明明白白在向他控诉:他是个卑鄙的小人,无耻下流,虚伪奸诈,不要脸。欺负女人,阴险毒辣……等等,等等,等等。

    他不禁汗颜:真是怪了,怎么心里就冒出这些念头?

    不是冒出来的,是他从少女眼中“看”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觉得邪门极了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他伸手往后捞去。

    把风流倜傥的韩希夷扯出来做挡箭牌,是他眼下唯一能自救的方式。韩希夷惯会应对女子,跟任何女子说话,都让对方如沐春风。为他着迷、发痴。他肯定能劝得住这小姑娘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一把捞了个空。

    韩希夷连退几大步,早闪开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又惊又笑,对好友十分同情。

    方初难堪。他完全体会得到,却爱莫能助。

    这事与他们原先推测的有些背离,简直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眼前使的手段有些不厚道,他又不是谢家侄女婿,凭什么要出头做恶人?还是在这么一个干净纯洁的小姑娘面前做恶人。他一向怜香惜玉,哪怕对待青楼女子也不失君子风度。被这样一个纯洁的小姑娘看做卑鄙的小人、阴险毒辣的恶人,那是他无法容忍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他有多远躲多远。

    谢吟月也发现未婚夫的尴尬,不能不出面了。

    她先朝门外做了个手势,然后才朝清哑面前跨了一步,插入她和方初中间,不动声色地将她和方初隔开。

    “郭姑娘,这事回避是没用的。姑娘固然觉得委屈,江公子也觉得冤枉,然我妹妹又有何辜?今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名声大跌。既然这一切是巧合,并非有人恶意图谋,何不大家坐下来,商议一个两全之策。这样针尖对麦芒,互相伤害,终归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她言语从容,举止优雅,神情恳切。

    方初如蒙大赦,急忙往旁边闪开。

    将战场让给女人,他再不逞强出头了!

    待听了谢吟月这番话,又不禁得意:到底是吟月,开口就不凡,这番话让人无可挑剔。他因为脱身高兴,又为谢吟月言辞精妙喝彩,顺便向韩希夷示威,所以朝他展示了个微笑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等你的未婚夫被人抢了,再说这话。”

    方初笑容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他鬼使神差的,心里又冒出个念头,替她续补未尽之言:“你们夺人夫君,当然为自己的强盗行径虚言狡辩,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!”

    韩希夷拼命咬牙忍笑,忍得十分辛苦。

    最后忍不住了,“唰”一声展开折扇,来了个含羞遮面。

    谢吟月听了清哑的话也一愣,飞快地扫了方初一眼,仿佛在掂量她说的那个可能性。很快她接道:“姑娘说得也有理。谁也不想碰见这样事。可是,若真是不幸碰见了,也只有挺身面对。回避又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清哑想了想,问道: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谢吟月见她肯听自己意见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因笑道:“我们谢家也不想坏人姻缘,既然差错已经铸成,江公子也不愿意退亲,不如两个都娶……”按事先商量好的谈判。

    清哑不待她说完就摇头,后面的话,自动略去不听。

    在她心中,没有这一解决方式。

    谢二老爷沉声道:“这也是我的意思。我谢家不想仗势欺人,也不会任人欺辱。这事虽然为难,却是为了结亲。既为结亲,就不能逼得江家难做,否则将来亲家不好见面。所以,我谢家情愿退让一步,两个都娶。别人不肯,我们就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江老爹。

    江老爹听后,目露希冀地看向郭守业,希望他也肯退一步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  O(∩_∩)O谢谢大家支持!订阅好惨!都去看那什么了。这是粉红20加更,晚些时候还有第四更。另外,今天收到五个和氏璧,我慢慢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