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77章 一相逢(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. 奉上今天的更新,顺便给『起点』515粉丝节拉一下票,每个人都有8张票,投票还送起点币,跪求大家支持赞赏!

    赵大爷忙站起来,道:“多谢小圆管家。”

    圆儿放下酒坛和食盒,道:“不谢。大爷,这笛子你还是要吹。那锣鼓热闹是热闹,不能老是敲。笛子就不一样了,越是夜深人静,越往心里灌。少爷和少奶奶肯定喜欢听。”

    赵大爷笑道:“放心,今晚我一直吹。”

    圆儿道:“嗳,也不要特意吹什么曲,你就拣你平常喜欢的、高兴的,想怎么吹就怎么吹。嗳,就这么吹起来,远远的传过去,细细的,听着幽幽的,人心里静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个老头是小豆子的爷爷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圆管家放心,今晚我们给少爷少奶奶守着。”

    圆儿把带来的菜也摆上,笑道:“放心,放心。你们慢慢喝。”又拿了一罐汤,道:“这是他们炖的雪梨汤,放了不少好东西呢。吹这东西伤气,待会你们二老喝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才上岸去了。

    赵大爷喝了一杯酒,又吹起了笛子。

    悠扬的笛声中,他恍惚看见老婆子,还很年轻,随着他驾船去江上捕鱼,为他做饭洗衣……

    吹累了,就停下,拿筷子搛了一块猪头肉吃。

    豆子爷爷把小柴炉子的火拨旺了,对他道:“来,吃口热菜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拿起自己的笛子,接着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大爷并不把吹笛当多高雅的事,以为不能打搅,他嘴里絮絮叨叨说着话:“你也算有盼头了。听说少爷让小豆子去少奶奶身边伺候。少奶奶是谁?那可是织女!少爷让小豆子跟着她,不光是跑腿,还读书认字呢——”说着凑近豆子爷爷,声音放低——“这是要调教他们。等将来有了小少爷,好帮小少爷办事的。”

    豆子爷爷笑了,吹得更欢快了,笛声随着灯光在水面跳跃。

    悠扬的笛声。在深夜的确灌人心底。

    清哑感觉,她好像和方初乘着小船,在水上起伏,那渔家的灯火在江上闪烁,如梦似幻。笛声顺流而来:

    山外山天外天

    追风逐月一瞬间

    日月定金光莲

    鸟儿叫声祥和慈云现

    一路雨水一路花又开

    雨后笑对花谢被掩埋

    一路朝拜一路的山脉

    咦呀咦耶我是彩色艳阳的尘埃

    撑船人点着他的灯笼江面竹排被映红

    吹笛人吹着他的幽梦一声闻来万事离心中

    一色一物一夜已成空

    一花一梦种菩提的种

    这是《忘尘谷》。

    清园,是她的忘尘谷。

    她和方初,是滚滚红尘中一对忘忧的爱人。

    方初从未尝过这样美妙的滋味,他觉得清哑随着笛声韵律在起舞,他也在共舞。他深深地凝视她的眼睛,那是一片青冥,无垠无际。他忍不住叫“清雅……”悠悠的笛声,平常单一的渔家曲调,此时听来,却那么和谐。他带着她。驾船在银河上遨游,向青冥深处进发……

    美好的秋夜,谁都不甘寂寞。

    鹊桥一端,张恒和细腰四下巡视一圈后,在竹山脚下长椅上坐了下来。张恒心有所感,不知从哪摸出一支洞箫,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细腰一震,原来之前的箫声是他吹出来的!

    她没想到,这么个粗糙昂藏大汉,能吹出这样的箫声。

    箫声如泣如诉。却不是悲伤,更像深情低语和诉说,恰在这时,桥屋那边传来方初无可抑制的叫喊“清雅……”

    细腰心一颤。眼前浮现一张脸。

    她不禁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不知又过了多久,箫声停了,只有笛子还在老生常谈地吹。

    张恒从袖中摸出一块帕子,不是细致的丝帕,而是棉帕子,递给细腰。细腰没接,脸色又冷下来。

    张恒也不在意,又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因望着河面,似乎自语道:“大少爷常劝我成个家,我懒得烦。今日,我倒起了这个念头。也没想太多,就是觉得大伙儿都开心,我也实实在在的开心。不想那么多,日子就是这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不出更多,只吹出了他的幽梦。

    细腰怔怔地望着河上黑乎乎的乌篷船,船艄挂着一星灯火,那样逍遥,又那样平淡、实在。不想那么多,日子就是这么简单!

    张恒道:“你先去歇息,这有我带人守着。”

    细腰没出声,站了一会,就疾步走向桥那头。

    清晨,清园雾蒙蒙的,仿若笼罩了一层轻纱。

    清哑起床后,先不洗漱,散着长发先去窗边朝外看。窗外宁静飘渺的景象,比昨晚营造的昏红朦胧又不同,让她精神一振,早起的慵懒不翼而飞。她转回头,微笑着对方初招手,让他过来瞧。

    方初走过来,将她环抱在怀内,顺着她目光朝外看。

    一看之下,便明白清哑为何这样新奇。

    “清园一年有大半年都会下雾,”他在她耳边道,“先去洗脸。洗完脸我带你各处慢慢逛。我们先划船,早饭就在船上吃。”

    清哑没有拒绝,只是抱歉又不能练舞了。

    方初好像看透她心思,故意道:“新婚可以告假。“

    清哑被他这自欺欺人的说法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他便带着她走向角落的洗脸架,那里各式洗漱用品和手巾都很齐备,她主动舀水,细心伺候他洗漱;他张开手臂,任她为自己擦拭脸面。等他洗罢,她才自己洗漱。

    洗漱毕,她自己挽了头发。他便为她戴首饰,又要为她画眉。举着眉石比划半天,又觉得还是不要画了,她天然的眉型挺好。

    他便取了她的斗篷来,帮她披上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挽手从桥屋出来,同样吉庆华贵的大红衣服,同样大红斗篷,男子气质英睿,女子气质安静,漫步在桥上,真神仙眷侣!

    清哑沐浴在爱河中,心情悠然地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先看前方,只见湖心岛丝丝缕缕的轻雾**,缠着树梢和屋檐,烟雨阁就像海市蜃楼。她忙转身倒着走,再看向竹山,竹林间也是水汽蒸腾、白雾缭绕,衬着绿竹,格外清新。

    她爱极了这景色,一直倒着走。

    方初侧身配合她的姿势,又防她跌倒。

    昨晚,张恒带人在鹊桥靠竹山那头的屋里值守,细腰则带人在另一头的桥屋里值夜。方初和清哑一出来,两边的人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张恒等人忙就跟了上来,垂手见礼。

    方初只点点头,仍带着清哑往桥下走去。

    【马上就要515了,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,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。一块也是爱,肯定好好更!】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  二更来了,求订阅、求月票(我终于想起订阅了,你说我老求月票这么积极纯粹是凑热闹嘛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