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86章 良药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绣帐内,二女娇声呻*吟不断,正热闹的时候,忽然齐齐惨叫,被踢下了床,娇嫩的身子滚在地上,又羞又怕,又糊涂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迅速冲进来,见这情形,懊恼道:“没用的东西!”

    二女瑟瑟发抖,拖着哭腔道:“大爷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到底哪儿伺候不周了?

    做了这几年生意,没见过这样的客人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厌恶道:“把衣裳穿好,滚!”

    二女见他目光凶狠,不敢再辩,遂穿了衣裳,各自得了一锭金子做酬劳,又被抬走了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走到床前,低声叫道: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半响,帐内传来问话:“明阳子到了吗?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道:“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帐内人道:“请他来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待房内静下来,帐内男子取下面具,露出绝美的一张容颜。若是清哑方初在这,便会认出他卫昭!

    卫昭垂眸,冰冷的目光落在下身子孙根上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他试过几十女子,始终不能令它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耻辱!

    刚才他感觉不到任何****冲动,便不等那两个青楼女子使尽浑身解数,就将她们踢下去了,省得她们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现在,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明阳子身上了。

    为此,他做了改装,扮成个蓄胡须的黑面男人。

    明阳子被带来之前,卫昭吩咐黑衣随从:“若他有任何异样,立即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他不敢肯定清哑是否将他受伤的消息告诉明阳子。怕明阳子认出他,猜出他身份。

    明阳子被带进小院,见了胡须男卫昭。

    卫昭一声不吭,全由黑衣随从告诉病情。

    明阳子倒也没起疑,任何一个男子患了这种病心情都不会好,羞于启齿、羞于见人都很正常,所以照常诊脉。

    明阳子诊脉后。又亲自检查了患处。肯定道:“你这里受过伤。”

    卫昭浑身一僵,不由自主捏紧拳头。

    还不都是你那好徒弟干的!

    黑衣随从干巴巴回道:“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明阳子又问:“谁伤的你?”

    黑衣随从便不知如何回答了,便看向卫昭。

    卫昭紧闭嘴唇。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明阳子静静等待,坚持要答案。

    好一会,卫昭才轻声道:“和人打斗受的伤。”

    明阳子道:“胡说!”

    卫昭和黑衣随从齐齐戒备,警惕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明阳子吹胡子瞪眼道:“你不说实话。要我如何诊治?”

    卫昭沉默了。

    半响才道:“在下和妻子发生些不愉快,被她伤了。”

    明阳子道:“这就对了。我断定你的伤和女人有关。”

    卫昭目光一亮。期盼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明阳子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分开很久了?”

    卫昭迟疑地点头。

    明阳子道:“你所受的伤已经好了,却仍无法行房,是因为你心中症结难解。你心心念念牵挂她、又怨恨她,昼夜不安。如何恢复?解铃还须系铃人,这毛病还得她来治,别的女子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老道语重心长。希望能劝得人家夫妻破镜重圆。

    卫昭低下头,很是难过难堪的样子。

    黑衣随从也竭力隐忍。似有隐情。

    明阳子看着这对主仆暗自奇怪,想:“难道他媳妇已经不在人世了?若是这样,这病可真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正苦思可还有其他法子,忽然卫昭抬头,冲他抱拳道:“先生所言,令在下茅塞顿开。在下知道该如何做了。多谢先生开解!”

    说完,深深作揖下去。

    明阳子见这样,只当他妻子没死,原先只是赌气才不见面,现在想开了,决定去找她了,因而笑呵呵道:“你想开就好。本来嘛,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,有什么解不开的呢!”

    卫昭微笑道:“先生说的是。那在下可需吃药?”

    明阳子道:“不用吃药。你妻子就是最好的良药。”

    说完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卫昭也笑道:“如此,在下便听先生的,尽快去寻良药。”

    一面朝黑衣随从示意,奉上诊金。

    明阳子也不推辞,受了诊金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等他离开,黑衣随从急忙问:“少爷看,他可有察觉?”

    卫昭淡淡一笑,轻声道:“没有。他大概根本不知我受伤的事。也对,郭清哑是不可能把这件事在外宣扬的。”

    他想,原来她就是他的良药。

    这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明阳子医术真高明,说的一点都没错:他这些日子可不就心心念念地牵挂她、怨恨她吗,常在午夜梦回时想起她踹向他的那一脚。

    郭清哑,他把这个名字都刻在心底了。

    他沉声问:“方初他们到哪了?”

    黑衣随从道:“估计今天到枫林镇了。”

    卫昭道:“好!咱们也快去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犹豫了下,劝道:“少爷真要去京城?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卫昭道:“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道:“我今日出去,发现外面查得很严,城里到处都贴的少爷的画像。尤其是城门口,那些士兵挨个地查看进出城的人。”

    卫昭疑惑问:“为何突然这样严起来?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道:“因为郭织女往京城来了,沿途官府生怕出事,格外巴结。再有,方初也与官府勾结,到处宣告悬赏捉拿少爷。听说,赏银已经加到二十万两了。”

    卫昭目光冻结成寒冰,喃喃道:“方初!”

    若非方初,郭清哑现在已是卫大奶奶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霍然起身,坚决道:“去京城!少爷要把方家大少奶奶变成卫家大少奶奶,这是方初欠我的!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忙道:“少爷要去,要好生装扮一番。”

    卫昭道:“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次日一早,他们也启程往京城赶去。 .  首发

    ※

    九月十八日午后,清哑等人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古色古香的京都对清哑的冲击是无与伦比的,那巍峨的城墙,繁华古朴的街市,浓郁的民俗文化,绝非现代化的都市可以涵盖和代替。

    他们先去礼部交割敬献的礼品。

    礼部官员宣太后懿旨,命郭织女即刻进宫。

    只要清哑一人觐见,没宣方初。

    方初将清哑送到皇城南门口,一路忐忑犹豫,不知如何嘱咐她。说太多怕她见了太后拘谨,反而坏事;若不说,又怕她言行太直率,会招祸。等到了皇城门,便什么也来不及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