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15章 斩断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清哑静静地看着他,等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这份坦然自若让方瀚海很欣赏。

    他接着道:“樊林家的既会买,你就让她去伊人坊以同等的价格卖衣裳,她必然办不到。最后哑巴吃黄连,只好主动向你认罪。她知道了你的手段,从此敬服你,你便可将她收归己用。”

    清哑低头细想一回,然后道:“太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方瀚海道:“费些手段收服一个得力下人,是值得的。无需从头调教培养,岂不省事?且自己调教培养出来的也未必就干净。天长日久,贪恋一起,一样会出现舞弊情节。”

    清哑细细一想,果然是这么回事,忙点头受教。

    “然,”方瀚海神情一整,目光陡然犀利,“我与你母亲今日教导你,非是要你学这些手段,而是要你明白:身在世家大族,有许多不得已,有些事需迂回处理,不能一味横冲直撞。你可明白?

    “你本性纯良,心思单一,遇事从不瞻前顾后,处理果决,这是你可贵之处,无需改变,然‘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’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遭遇种种,与此颇有关联。

    “世家大族关系盘根错节,一荣俱荣一损俱损。

    “今日的郭家,就是明日的方家,一样会受掣肘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朝廷御封的织女,身后有两座御赐牌坊,行事更要谨慎。

    “你要时刻谨记:你所作所为会影响亲人和家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场教导持续了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结束后,方初携清哑回房,两个丫头在前打着灯笼引路,其他人在后跟随,他夫妻两个边走边说话。

    因见清哑沉吟,方初劝道:“你也不用刻意改变自己。一切顺其自然。父亲不也说了,并非要你学这些手段么。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嗯,我知道。能学多少是多少。”

    方初忽笑道:“大凡师傅教导。弟子领会都各不相同。我很期待,你将如何发挥爹娘对你的教导呢。”

    他真的很好奇。不知清哑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清哑笑而不语,她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世家规矩繁多,但公婆今日对她的教导,虽严厉却不失慈和,最重要的是为了她好,而非给她下马威和竖规矩,她心里都明白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公婆,是她的福气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再说郭家。这日晚上郭大全夫妻又为冬儿闹起来。

    郭大全惊叫质问蔡氏: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蔡氏嗫嚅道: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,她要为郭大全纳冬儿,想着郭大全还好,到时候只要告诉他就成了;冬儿却不同,虽然她觉得她会答应,也要事先说好。

    她便借着探看冬儿的机会,询问冬儿意思。

    冬儿又喜又羞,沉默半响,终不肯错过再生的机会,鼓起勇气提出。要为刘虎守孝三年后再进郭家,也省得外人说闲话。

    蔡氏得了这个承诺,便来告诉郭大全。

    她是怕郭大全心急。先告诉了使他心定,不然做出什么丑事来,反而不好;再就是显示她的贤惠大度,要男人承她的情。

    谁知郭大全竟不答应,她便懵了。

    不等她说清楚,郭勤又横插进来,不许郭大全纳妾。

    父子闹了这一场,这事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蔡氏求之不得,遂打消了这念头。

    可是。冬儿那里终究要给个说法。

    她不知如何说,也不敢瞒。忍了几天才将此事告诉郭大全。

    郭大全听说她居然去找冬儿说了,羞得脸紫涨。失去一贯的从容,撂下一句“你惹出来的事,你自己去说!”便上床睡了。

    蔡氏没法子,次日又捡了些补品,来看冬儿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的话被郭勤听见了,第二天,他先去学馆混了一会,然后跟夫子告假,只说家里有事,将弟弟郭俭也哄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兄弟带着两小厮来到冬儿住处,正赶上蔡氏坐车来了。

    郭勤眼看着娘进门,便不上前,拉着郭俭躲在街旁。

    等了没一会,蔡氏就匆匆出来,坐车走了。

    郭勤便命小福子他们在外等着,他扯着弟弟进去了。

    冬儿万没想到,郭大全居然不要她。虽然蔡氏说得好听,说郭大全怕耽搁她,要她寻个好人家再嫁做正头夫妻,可冬儿哪不明白这是托词,否则的话,连最难缠的媳妇都答应了,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!

    正伤心羞愧的时候,丫头报说郭家小哥儿来了。

    冬儿不知他们为何来,心下惊异,忙叫人带他们去堂屋坐了,自己收拾一番心情,挣扎着下床穿了衣裳,出来见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只见郭勤端端正正地坐在那,矜持地从容。

    相比郭俭的一团孩气,他已经初露风姿。

    郭勤见了她,忙站起来,笑嘻嘻地叫“冬儿姐姐”,向冬儿问好,说他听巧儿妹妹说姐姐受了伤,早就要来看望的,因为上学没工夫,就没来,今日学馆恰好休沐,他便和弟弟来了。

    冬儿松了口气,谢他费心惦记,一面叫人倒茶拿果子。

    郭勤将礼品包裹打开,不是吃的和补药,都是小孩子的玩意,说送给宝儿的。他昨晚就准备好了,有些是他自己的,有些是他从弟弟那换来的,因为他长大了,玩的东西不太适合小奶娃。其中有副带铃铛的小银镯子,很是精巧,是他抓周的时候外婆送的。

    冬儿惶惑道:“这怎么成!”

    郭勤道:“怎么不成!这都是我们自己的,不是买的。这都是我们对冬儿姐姐的一片心意,冬儿姐姐别嫌弃旧了。”

    冬儿心里暖暖的,觉得这孩子真懂事。

    等茶来了,郭勤喝着茶,一面问冬儿伤可好了。

    冬儿谢他,说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过几天就能上工。

    郭勤安慰道:“冬儿姐姐别急着回去上工,多养养。”

    冬儿道:“东家这样通情理,我们更不能偷懒。”

    郭勤笑道:“冬儿姐姐就是好!我们家雇的这些人里头,我和巧儿妹妹比来比去,都说数冬儿姐姐最能干。我们都喜欢冬儿姐姐。冬儿姐姐,外面那些人说闲话,冬儿姐姐听了别气,没人相信的。我们家人不学人家三妻四妾。我爷爷说了,我爹要是敢纳妾,就不许他当家,让我二叔上来当家。你想想,我爹还敢想么?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