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30章 保小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她不容自己有颓废的心思,却抗不过疼痛,精疲力竭之下,已聚不起一点力量,唯知祈祷而已。

    听见稳婆喊、细妹带哭腔的叫,她努力睁开眼。

    她想,她不能睡过去。

    她要把儿子生出来!

    于是,她又一次拼尽全力。

    然后,她又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稳婆忽然惊叫一声,将双手从她身下抽出,手上沾满了鲜血,细妹等人倒抽一口冷气,细妹泪水激涌,细腰握着清哑的双手颤抖。

    一个稳婆连滚带爬滚下床,朝外跑去。

    清哑昏沉间醒来,模糊看见众人惊慌神色,已然明白。

    无需多想,只一瞬间,她便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她叫“细妹!”

    她声音太微弱了,正伤心的细妹没听见。

    她便又叫。

    细腰发现了她异常,低下头凑近她面颊,问:“少奶奶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叫……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外间,稳婆惊慌对刘心道:“少奶奶恐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姑妈霍然站起身,看着刘心道:“你还没想好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刘心沉重道:“我去看看。若不能……只有剖腹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细妹匆忙出来道:“少奶奶叫刘大夫。”

    刘心和林姑妈赶紧走进产房。

    细妹已经奉清哑命令,将帘子挽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危急时刻,师兄妹直面相对。

    林姑妈微微蹙眉,却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清哑又含了一片老参,恢复了一点力气。她静静地看着这个天上掉下来的便宜师兄,轻声叫道:“师兄!”

    刘心挤出一个笑容,道:“师妹,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惯会调笑的他再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借助为她把脉,他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师兄,剖腹,把孩子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刘心一震,嘴唇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那个能耐呀,师妹很清楚的!

    清哑仿佛明白他的心思,道:“先保孩子。”

    刘心心一跳,脱口道:“不!”

    他不能这么做!

    他不是方家人,对于他来说,师妹比孩子更重要,若出了事,别说方初,便是师傅也不会饶他的!

    他连连摇头,喃喃道:“不,我不能这么做!”

    他似乎忘了,眼下除了剖腹,他已经没有其他选择。

    清哑又对细妹道:“叫姑妈。”

    林姑妈怕碍事,站在人后。

    听见清哑叫,她忙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清哑对她道:“姑妈作证:是我要师兄剖腹,先保孩子。”

    林姑妈鼻子一酸,眼眶一热,一把抓住她胳膊,严厉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你的勇气呢?你的坚强呢?你吃了那么多苦,就这样放弃了,你甘心吗?你怎么对得起一初?你给我打起精神来!就算剖腹,也不是不能保住你性命。又不是没人做过剖腹,你何必说这些话!”

    说着话,那眼泪就不住往下滚落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对清哑除了钦佩,再无一丝怨怪。

    清哑声音大了些,坚定道:“我会努力!若有万一,还请姑妈作证,是我要师兄保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眼珠一转,目光转向细腰,“你们也作证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以防万一,不能连累刘心落不是。

    方初不在家,只有她亲口嘱咐了。

    林姑妈含泪道:“好孩子,先不说那些。你只管放心,会没事的!你一向福气好,这一次也一定会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谢谢……姑妈。”

    林姑妈再忍不住,转身疾步冲出产房。

    刘心见都这个时候了,清哑不顾自身安危,一心只想保孩子平安,多一点心思还为他操心,也心头发堵,眼眶发红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郑重道:“师妹,你放心,师兄也不是那么无能的,师兄也跟着师傅做过剖腹手术,师兄一定尽全力救你!”

    说完,对那两个稳婆道:“待会你们帮我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又吩咐众人:“你们都出去,一律在外伺候。”

    细妹从外跑进来,刘心又对她和细腰道:“你俩也留下。细妹,把你们少爷叫做的白大褂和帽子拿几套来,你俩和这大娘都换上。”

    细妹道:“是。”忙吩咐细柔去清哑卧房拿。

    众人便都退出去,只除了稳婆和细腰细妹。

    刘心也转身出去准备。

    事实上,该准备的东西他早已准备差不多了,譬如手术刀和剪刀等器械已经让细柔拿去煮了;必备的药材方初事先就预备了,省得他跑回医馆抓药浪费时间,连白大褂和帽子都做了数套。

    林姑妈正坐在堂上落泪,见他来了,忙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刘心坚定道:“剖腹!”

    林姑妈已然料到这个结果,听了还是心一沉,仿佛看到了清哑下场一般,憋闷得透不过气来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,天已经黑透了,廊下亮起一排灯笼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吸入一股花草清香,耳内听见叽叽啾啾的夏虫鸣叫,一切都是那么生机勃勃,可是产房那个女子却生死难料

    赤心迎上来,低声问:“姑太太,少奶奶怎么样?”

    林姑妈道:“还有一会才能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赤心察言观色,不再追问。

    她请林姑妈去东厢歇息,吃点东西。

    林姑妈摇头道:“我还不饿。就在这里看着。”

    忽想起忙了这半天,没看见两个女儿,忙又问:“你表姑娘呢?”

    赤心道:“两位表姑娘在东厢陪巧姐儿。姑太太放心,已经送了茶饭过去,她们都已经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林姑妈点点头,思绪漫无目的地发散:

    就算刘心手术再不成功,退一万步说,孩子肯定能保住,但清哑就难说了。若清哑没了……一初恐怕要颓废一阵子。

    可惜了,两人才创了这一份家业!

    想着想着,她忽然一个激灵,心头划过一道亮光,一下子照亮了黑暗的世界:清哑没了,一初和她感情深厚,是不会轻易再娶的。但亦真不同,亦真是他表妹,人品才智也都属一流,娶亦真的话,对清哑留下的孩子也好,不用担心会虐待孩子。

    林姑妈的身子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!”她喃喃道。

    若有万一,她一定要让林亦真嫁给方初,并叮嘱女儿善待清哑留下的孩子,也算是她对清哑尽一份心。

    当然,林亦真和史舵之子的亲事也不用再议了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谢谢亲爱的朋友们支持,继续求六月保底月票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