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0章 宣战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被招了进去,锦署长史官鲍长史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,以他阅人无数的双眼,也没看出他个好歹来,遂问“你主子哪家的?”

    郭大全回道:“小人姓郭。”

    鲍长史皱眉,因为从没听说过这一号人家。

    因看着他想,怕又是哪一家要冒头了,倒不可小瞧了。

    郭大全便道,七月一日,他的少东家会亲自参加织锦大会。

    鲍长史想起他送来的那匹锦,非同小可,便给了天字号的官帖。

    清哑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她设计的这款锦,已经超越现有的织造水平。

    但这成果却是别人抢也抢不去的。

    就算拿到了她的图稿都没有用,因为还要织机配合。改进后的织机没有图纸,或者说,图纸印在郭大有和清哑的脑子里。所以,锦署衙门必须对她敞开大门,迎纳纺织史上一次技术飞跃。

    郭大全兴奋地说完,又问家里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郭大有微笑着看了清哑一眼,简单将拍卖的事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郭大全眼睛一亮,喝道:“好!”

    这真是好啊!

    狠狠地打谢家和江家的脸面不说,这批画稿一传出去,江竹斋就不是一家独大了。不,往后的生意就难了。看江家那死老婆子还敢嘴硬,说他小妹的画不值钱。

    “这事光靠几个小要饭的不成。得我亲自去。”他振奋道,“那些要饭的懂什么。真正的内行都在会馆里。像湖州会馆、岷州会馆、溟州会馆、京城会馆……大锦商都有人在里面。他们来了,这图稿才能卖得上价。不然,随便什么人来,出几百两银子,咱们倒是卖还是不卖呢?”

    清哑听了他的话,停笔沉思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,对郭大有道:“凡来报名的,每人交一百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、郭大有都听呆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行吗?”

    他们都很怀疑,谁肯出这个冤枉钱。

    清哑不为所动。道:“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跟着又道:“拍卖底价五千两。”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能引来真正的买家。

    那些想着浑水摸鱼、投机取巧的人,若是舍不得报名费,自然就退避三舍了;真正买家却是不会舍不得这个费用的。

    说话间。清哑将才写的一大摞传单交给郭大全。

    郭大全顾不得细想这措施是否可行,接了传单,丢下一句“大有你仔细想想”,就匆匆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出面自然又是一番光景。

    相比郭守业成心要败坏谢家名声,郭大有想借江竹斋的口碑宣扬。郭大全则将小妹的意思另作发挥:他去各大会馆对人说,郭家的图稿不仅能编出竹丝画,还能当织锦图稿用,若是那内行的,能从中看出巧妙来,不信可以亲自去槐树巷看。

    几个会馆一跑,各大锦商便纷纷得了消息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江竹斋,早饭后便迎来了回来敬茶的江明辉和谢吟风。

    对这个结果,江大娘自然是十分欢喜,笑得合不拢嘴。精神健旺;江老爹就算别扭,然木已成舟,也莫可奈何了,只能强做笑脸;江老大和江老二也都赔笑;江明辉明显失魂落魄,然对着谢吟风又不好意思冷脸,勉强挤出笑容;谢吟风温温柔柔地敬茶,言语恭敬,礼数周到,举止贤淑优雅,让江家人别扭的心情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接了茶。江大娘拿出一个盒子给谢吟风做见面礼。

    然才一拿出来,江明辉便脸色大变——

    那正是他给清哑买的玉镯!

    江大娘见儿子神色不对,才想起她在谢家泄露的口风,忙惊慌地将盒子收入袖中。另外从头上拔下一根玉簪递给谢吟风,口内说道:“娘是乡下来的,没什么见识,江家也比不上谢家富贵,这簪子还是明辉帮我买的,我可喜欢了。今儿送给你。虽然比不上你自个的,好歹是娘一片心意。”

    谢吟风并没有错过刚才那一幕,装作不知道,笑吟吟地接了簪子,又谢过了,方才起身。

    然经此一事,江明辉脸色一直没缓过来。

    江大娘正使尽浑身解数活跃气氛,竹根惊慌地跑进来说道:“不得了了,大爷爷,郭家找了许多要饭的在街上发单子,说要拍卖竹丝画的稿子呢……”

    弄清了缘故,江大娘拍桌痛骂。

    “就晓得他们不安好心!明辉教会了那个哑巴,还给了五千两银子,还喂不饱他们,还要干这挖祖坟、断人根本的事!不要脸的东西!黑了心的小骚*货,难怪嫁不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骂着骂着,忽然觉得自己声音很突兀。

    留心一看,大家都沉默,就她在骂。

    还有江明辉,看她的目光很陌生、很痛苦。

    江老爹阴沉着脸,呼呼喘气。

    忽然他一拍桌子喊道:“不卖送给你?你是人家祖宗!”

    江大娘被噎得一滞,然很快也喊道:“他郭家凭什么卖?要不是明辉教清哑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忽然没声了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觉得憋屈:江明辉肯定教了清哑,可是为什么明辉自己却不如清哑呢?清哑会画的,明辉画不出来。这要怎么跟人说?

    江明辉扭头冲进了厢房,还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谢吟风一面安慰江大娘和江老爹,一面派人回去告诉爹娘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方初一早起来便忙着召集管事问话,筹备织锦大会事项。

    巳时初,昨日安排的随从来报,郭家退了宏发客栈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听了一愣,问“走了?”

    那人摇头道:“没有。他们在田湖南街槐树巷买了一所宅子,搬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静默半响,道:“再盯着……也别盯紧了,就留心他们干什么。也别出面干涉,有什么不对的回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那人答应了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方初心里的不安更重了。

    因想:郭家没有走,却在城里买了宅子,这是常住的打算。他们要做什么?他们做什么别人管不着,可是,会不会对谢家不利?

    想想又失笑,谢家是什么人家,岂会怕一个小小的郭家。

    遂丢开此事,继续忙碌。

    午初时分,韩希夷派人来相请,说中午在醉仙楼定了雅间,叫他忙完了就过去吃饭,还说有事相商,也请了谢家大小姐。

    方初听了令来人回复,说他待会就去。

    一时昌儿又来回:严家派人来请,说表小姐到了,请大少爷过严家吃午饭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  姑娘们早上好O(∩_∩)O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