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86章 激化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一屋都是年轻女子,清哑没来,盼弟只和沈寒梅沈怀谨说了几句,待她们去招呼别人,她便剩孤单单的一个了。 %%%%e%%f%%%%e%%f%d

    其他人都知道盼弟是沈寒冰未婚妻,却都淡淡的。郭家今时不同往日,别人就算轻视盼弟,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当面言语尖酸。

    盼弟明白,不过说她沾了织女姐姐的光芒罢了。

    当沈寒冰来后,那些女孩儿的眼神却热切起来。

    盼弟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她便悄悄闪开,不让沈寒冰看见。

    过了今日,她就和他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她想躲避,有人不放过她。

    这不,小婉儿找上她了!

    因方初记挂怀孕的清哑,宴后立即告辞,沈寒冰送走他后,想着还未见过盼弟呢,便去找她和女儿,看她们相处怎样。

    问了丫鬟,说婉姐儿和郭二姑娘往梅林去了。

    沈寒冰便奔梅林来寻找。

    这时节,梅花全开了,远望过去,云蒸霞蔚,绚烂无比,恍如人间仙境。

    在梅林香径上,沈寒冰遇见婉儿的奶娘和丫鬟。

    “婉姐儿呢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和郭二姑娘在前面赏花。叫我们别跟近了。”众人回道。

    沈寒冰不在意,便往前去找。

    众人见他去了,相视一笑,都幸灾乐祸,想这下有好戏瞧了。

    沈寒冰在香雪梅林深处转了一会,听见左边有说话声,忙循声走过去,走了几步,便瞧见了。

    红梅树下,一蹲一站、一大一小。

    蹲着的是盼弟,他未婚妻。

    站着的是他女儿,四岁乖巧文静的婉儿。

    此刻,他乖巧文静的女儿正抬着小下巴,斜睨向蹲在面前的郭盼弟,一手捏个精致的盒子,一手用一双筷子夹着一条蚯蚓,问道:“你真不吃?你不吃我吃了。”

    作势要把蚯蚓往自己嘴里送。

    盼弟急忙伸手挡住,急叫“我吃!我吃!”

    婉儿笑了,小心夹着那蚯蚓送到盼弟面前,道:“吃吧。大夫说这个能做药,是好东西。我想尝尝看好不好吃。你不让我吃它,那你自己吃,帮我尝尝什么味儿。你要真疼我,你就吃了。”

    沈寒冰迈不动腿了——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这真是他乖乖的女儿?

    盼弟缩了缩头,眼泪汪汪地质问:“你为什么总欺负我?”

    婉儿道:“你不是我娘么。”

    娘是用来欺负的?

    盼弟心中控诉,一面问:“你哪弄来的这东西?”

    冬天没有蚯蚓的。

    婉儿得意道:“花房挖来的。那里暖和。”

    又把筷子颤巍巍地往前送了送,说:“快吃。要掉了。”

    这东西真讨厌,滑滑的,她夹的可费劲了。

    她见盼弟还躲,安慰道:“我叫人用开水烫熟了,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嫩嫩的嗓音,说的却是一件叫人恶心的事。

    盼弟听了她的话,却觉得安慰了些,把眼一闭,嘴一张,然后一条凉凉的滑滑的东西进了口……

    饶是沈寒冰大风大浪闯过来的,杀人也干过,这时浑身也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可不知为什么,他没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他想,他乖乖的小婉儿怎么能干这样事呢?

    他又想,他沈寒冰的女儿,骨子里当然像他。

    他再想,看盼弟是不是真有胆敢吞了,反正这东西没毒。

    等盼弟真吞了那蚯蚓,他才觉得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一是胃部忍无可忍,刚吃下去的酒菜都往上翻,使劲才压下去。还有就是对婉儿忍无可忍,是谁教她这样的?再有就是对盼弟忍无可忍,那么大个人,怎么被一个孩子给欺负成这样呢?

    这个懦弱的性子,如何做得沈家三少奶奶?

    如果说她为了讨好婉儿才这么做,更要不得!

    他就爆发了,正要怒喝,却听见盼弟说道:“我不给你当娘了。谁爱当谁当去!”他便喝不出来了,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婉儿听了盼弟的话,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盼弟慢慢站起来,低下头,看着婉儿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傻子,当然知道婉儿这样对她是有人在背后指使,觉得她家世人品都配不上沈寒冰,要搅了这桩婚事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查明是谁,她受够了!!!

    她见不得爹在富态的沈亿三面前唯唯诺诺,见不得娘赶着矜贵的沈太太啰里啰嗦地奉承,被嫌弃了而不自知;还有含而不露的沈寒秋、丰神如玉的沈怀玉、端庄优雅的沈怀谨……

    沈家无人当面嘲笑她,她却能从每个人眼里看到遗憾,遗憾她和沈寒冰不配,为沈寒冰当日的冲动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她从他们言谈举止中感觉自己和他们的差距,任凭她如何努力也变不成他们满意的沈三少奶奶。

    还有沈寒冰,对她说话从来都是命令的口气。

    她受够了!

    她张开双臂,对着满园的梅花喊道:“我不做沈三少奶奶了!我要退亲!我不要嫁沈寒冰!那个混蛋,长得又凶,又不会疼人,除了家里有钱,哪里好了?我一点也不喜欢他,谁爱嫁他谁嫁去!”

    喊完,深深吸一口梅花香,陶醉了。

    婉儿仰着头,小嘴张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沈寒冰心抽嘴抽拳头痒——

    这丫头,反了天了!

    居然敢嫌弃他沈三少爷!

    不过奇怪,他很喜欢她这嚣张的小模样,心里痒酥酥的。

    都是闺女惹得祸,他吼出积蓄半天的怒火:“沈、怀、婉!”

    小婉儿看见父亲,吓坏了,吧嗒一声,手里的盒子掉了,想跑却挪不动脚,想哭也哭不出来,真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盼弟霍然转身,左跨一步,将婉儿护在身后,双手掐腰,也对沈寒冰吼了回去:“沈寒冰!你没本事不要骂女儿。她才几岁!”

    沈寒冰危险地眯眼:“你说我没本事?”

    盼弟咬牙切齿道:“你有屁的本事!闺女叫人给教成什么样了,你狗屁都不知道,你还有脸来骂她!你还算个爹吗?你对得起她娘吗?”

    她积攒了一肚子的火,终于找到发泄对象了。

    她反正也不想嫁他了,没什么好怕的!

    她想骂就骂!

    她刚被逼着吞了一条蚯蚓,她有理由大骂!

    沈寒冰被骂懵了,瞪着盼弟不语。

    主要是,盼弟这话骂到点子上了,他确实觉得理亏;再则就是,他没想到盼弟会骂他,小丫头在他面前唯唯诺诺惯了,乖顺的很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加更到了,你们有没有对我印象好点鸟?[未完待续。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