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9章 曲终(二更求保底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但他生性机警,自然不会傻傻的让人看笑话,因拿扇子一敲额头,懊恼道:“瞧我,太没眼色了。你们忙了一天,这满院子都是东西,自然要收拾,你哪有工夫跟我们去酒楼。无妨,改日姑娘有暇,在下再另请姑娘,到时姑娘可要赏脸。”

    总算把这事给圆过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,之前清哑只是漫不经心地扫了他一眼,这时却忍不住把目光转过来盯着他看,仿佛才发现他的风采似的。

    虽然她很快又移开目光,韩希夷却是笑容一僵。

    这回,他有了和方初一样的感觉——

    清哑清清楚楚流露出:“你岂止没眼色,脸皮也很厚!”

    方初一见韩希夷那神情,便知他看懂了清哑的目光。

    至于他自己,不用看都能“听见”清哑的心声。

    他心里虽然失望,又忍不住感到愉悦。

    有个人一起分享这有苦说不出的憋屈感觉,他轻松多了!

    严未央性直,却不傻,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见一向无往而不利的韩大少窘迫,她满心舒畅。

    更叫她舒心的是,终于有个女孩儿不受风流倜傥的韩大少“引诱”,甚至都懒得正眼看他。霎时,她对清哑的好感倍增,引为知己。

    好像示威似的,她对韩希夷嗔道:“亏你想得出!”

    又对清哑道:“别理他,改天我单独请你去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请沈姑娘作陪。”

    清哑点点头不算,还开口道:“好!”

    她也是渴望交朋友的,又正值失恋痛苦的时候,严未央的热情温暖了她的心田。再者,她也听家人说了,严未央中午帮了郭家大忙,若不是她,郭家怕是和谢天良打起来也不一定。这样一个女孩子主动向她示好,她当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沈寒梅不大出来的。也巴不得跟人玩,因此羞涩道:“爹爹说,醉仙楼的蒸鲥鱼可鲜了。还有醉虾,都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见她们都给面子。大喜,得意洋洋地瞅了韩希夷一眼。

    韩希夷还能怎么说?

    好在这时方初那边完事了,他忙转身,才把这尴尬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郭大全弯腰向曹主簿道谢,还恭敬地握住他手。反复感谢。

    方初见他将一个小荷包迅速塞进曹主簿袖中,不禁眼睛微眯,觉得这人比他想象的更圆滑。

    郭大全恳切地对曹主簿道:“主簿大人,待会儿小人恐怕还要麻烦大人:我先前看见一家小作坊要卖。我家织布的人多,正好想开个作坊。先前没银子,这会儿正好有了银子,就想去买下来了。这不又要麻烦主簿大人!”

    曹主簿听了笑得满脸和善,道:“为民操劳,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沈亿三过来对沈寒梅笑道:“九丫头,还不舍得走?怎么。你这会儿工夫就跟严姑娘、郭姑娘好上了?那也不能赖着人家。真要好,就找一天请人家去家里做客。”

    沈寒梅听了,挽着他胳膊羞涩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就怕她们不去。”她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爹爹帮你下帖子请!”沈亿三爽朗地笑道。

    方初等人一怔,不明白他怎这样青睐郭家。

    忽见他目光有意无意地往清哑身上落,心下一转,顿时明白:这是冲着图稿来的!图稿没拍到,不是还有制作图稿的人吗!东西是死的,人是活的,有了人,还怕弄不明白其中关窍?

    方初不动声色地问郭大全:“暂时就这样了。在下等织锦大会后再差人上门讨教。你们买了宅子,暂时不回乡吧?”

    嘴里问着郭大全,眼角余光却注意着清哑。

    清哑依然和严未央沈寒梅说话,根本没往他这边瞧。

    郭大全笑道:“不回。不回。我们也想看织锦大会的热闹。”

    方初听了这话。并未多想。

    织锦大会期间,霞照城各项交易都十分兴旺,好多外地人特地赶来看热闹、购买瓷器锦缎等物。郭家已然来了,手里又有了钱,留下来看热闹也是常情。

    他放下心来,因朝站在人群外的谢吟月望去。

    熙熙攘攘的堂间净是人。三个一簇、五个一群聚在一处说话。谢吟月却单独站在旁边,虽不失从容优雅,看在他眼里却说不出的孤单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紧,对郭大全拱手道:“在下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一面招呼韩希夷,一面邀请曹主簿同去吃酒。

    曹主簿笑说,他晚上还有公干,不叨扰方少爷了。

    方初忙说下次相请,就走到谢吟月面前,“吟月!”

    谢吟月微笑对他点头,问:“都妥了?”

    妥了?

    哪里妥了!

    方初想起那张签了自己名字的保证书,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谢吟月仿佛看出他的心思,冲他笑道:“走吧。我叫人安排了画舫,准备了酒菜,咱们去田湖吹吹风。”

    方初点点头,转头找韩希夷和严未央。

    那韩希夷一面招呼严未央离去,一面朝清哑告辞道:“郭姑娘,在下告辞了。姑娘请留步!”

    他想着清哑必要送严未央,索性客气到底。

    那举止彬彬有礼,一如既往的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清哑这回没不理睬他,冲他微微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神情不冷也不热,万年不变的静默安然。

    韩希夷看着她动也未动的身形,笑容僵住——

    人家根本没迈步,何须留步?

    他急忙转身就走,一面心里嘀咕:“怎么不送一下?真是太失礼了!你爹你哥哥都点头哈腰送人呢。”

    方初见好友有些凌乱的脚步,暗自庆幸:幸亏没凑过去自讨没趣。若今天再当着这些人的面被她啐一口,一世英名就全毁了。虽然昨晚已经毁得不剩什么了,好歹只有少数人知晓,想必还没传开。

    当下他决定,往后离这小姑娘远些。

    不,最好别再碰见她!

    严未央冲着韩希夷的背影掩口而笑。

    笑过了,才亲热地拉着清哑胳膊道:“我走了。明天我忙,后天晚上来找你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好!”

    沈寒梅也客气了几句,才和沈亿三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外面,已是夕阳西下了,天边一片残红。

    方初心里记挂那件事,亲自扶了谢吟月上马车后,自己也想坐上去,他有话跟她说。

    谢吟月拦住他,轻声道:“人都看着呢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  晚上有加更的。昨天的情节是一小波,大冲击就要来啦,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O(∩_∩)O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