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86章 狠辣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愉眼珠转了转,道:“来了就走,这不太合适吧。”

    方初道:“抱歉的很,实在是先与人有了约。”

    刘愉正要说话,忽然公主府的总管来了,对他道:“听说这位是郭织女的夫婿方少爷?”

    刘愉忙道:“正是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总管道:“贺礼中有几批锦缎,都是新花色。公主和姑娘奶奶们都看不出来历。小人听说方少爷来了,因此过来相请。还望方少爷能过去指教一番,小的听了也好去告诉公主。”

    刘愉听了忙道:“这可找对人了。劳烦方少爷了。”

    小花厅内几个少年也跟着起哄,都说去看看。

    方初见终于转到锦缎上来了,心下暗哂,面上却不显,点头道:“既如此,在下就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总管便打头,引着刘愉和方初等人往内殿走去。

    到内殿后堂,只见屋内琳琅满目,都是各色贺礼。

    总管引他们到一张大花梨木椭圆桌前,指着桌上垒得高高的锦缎对方初道:“就是这些。有好几家送的。”

    方初一看,都是今年织锦大会新出的,在锦绣堂都见过。

    他不由心惊:这其中有些锦被列为贡品,专供宫中,这才多长时候,公主府就弄来这么多,可见玉瑶公主之神通。

    他也不问,只挨个为大家解说:这是谁家出的,特色是什么;那又是谁家出的,排名第几;又指着一匹说,这是方家出的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,或惊叹,或赞叹,表情不一。

    先还都围在方初身边,听了一会,就有人跑到一旁看别的贺礼,两眼放光的模样,似乎眼馋公主的尊崇和地位。

    方初偶一抬头,发现身边只剩下总管和刘愉。

    总管见他停住不说,四下一扫,把目光定在通往后面的月洞门那,疑惑道:“几位爷去哪了?我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口气有些不满,仿佛怪他们在府内乱闯。

    看着他身影消失在月洞门后,方初转向刘愉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再看不出蹊跷就不是方初了。

    刘愉讪笑道:“他们想是去后面了。方兄请继续。”

    方初面无表情道:“都说完了。方某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待他回话,抬腿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刘愉道:“我送方兄。”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方初刚到门口,就被扑面而来的香风堵住了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一个热烈奔放的贵少妇:梳高髻,着鹅黄色窄袖短衫,身披轻薄红纱,领口开得很低,“慢束罗裙半露胸”,“粉胸半掩疑暗雪”;下身是绿色曳地长裙,体态丰腴婀娜。

    恍然如杨贵妃再世重生!

    那白花花的肌肤耀花男人的眼目。

    方初瞳孔一缩,终明白了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他不用回头,也知道刘愉从后面月洞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便垂眸,躬身道:“见过玉瑶公主。”

    玉瑶公主把他上下一扫,轻笑道:“方初!”

    喃喃念着这两个字,她走到他面前,抬眼定定地看着他,那眼中波涛汹涌,一个浪头就把他淹没;胸口随着呼吸微微颤动,一股说不出的如兰似麝的香味弥漫过来,缠绕着方初。

    方初紧紧闭着嘴唇,目光犀利逼人。

    他不再理会玉瑶公主。

    他必须马上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若他在此待上半个时辰,即便什么也没做,出去后,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,人家定说他成了玉瑶公主的裙下之臣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后果给清哑带来的伤害,他目光转向冷酷。

    他脚下一转,让过玉瑶公主,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玉瑶公主见他如此干脆、不为所动,心下暗怒,脚下也迅捷跨出一步,挡在他身前,由于闪得快了,丰胸一阵颤动。

    方初眼中厌恶之色一闪而逝,猛抬手一扒拉,将她拨拉到一旁,后背“噗”一声撞在墙上,然后不管不顾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那一下使劲很大,仿佛对的不是公主,而是一条破麻袋。

    玉瑶公主勃然大怒,喝道:“赵辉!”

    方初听见她叫人,以为会受到攻击,立即凝神戒备。

    然外面是内殿正堂,空无一人,门窗皆紧闭。

    他回身,身后门也关上了。

    他忙转过来,四处查看,看如何出去。

    殿内空空的,无门可出。

    他正思忖,忽闻见一股甜香,心头一震,忙转向香味来处,只见桌上放着一只三足玉鼎,鼎内青烟袅袅,白雾喷吐,香味散发。

    他暗道不好,立即闭住呼吸,双臂伸出,一抓一托,将一张雕花玫瑰椅扛了起来,奋力往大玻璃窗砸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玻璃窗碎了。

    方初将椅子一丢,扶着窗台,翻身就跃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院子,玉瑶公主张嘴看着他,似乎不敢相信他砸了公主府内殿的窗户,翻窗逃走,这胆量……她目露欣赏。

    她身边站着两个侍女,周围散布着十几个禁军护卫,手中或刀或剑,看这情形是一定要留下方初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说话,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,嘴角带笑。

    这动作极为魅*惑,那些护卫眼角余光瞥过,脖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方初中了催情迷香,体内燥热,目光更加散乱。

    玉瑶公主笑吟吟的,看他要如何扑过来。

    方初猛咬舌尖,一阵疼痛令他神智略清醒,然后从头上拔下一根木簪,和适哥儿的一模一样,把袖一捋,用力往左臂扎下去。

    尖利的木簪深深扎入肉中。

    他并不拔出来,握住簪头猛摇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令他脸部呈现狰狞表情。

    他忍住痛,对玉瑶公主冷笑道:“公主太任性了。这是要和方某玉石俱焚吗?那后果公主可想好了?可能承担的起?”

    玉瑶公主心抽了两下,暗骂“疯子!”

    她没想到方初这样狠辣、刚烈。

    原想着她亲自出马,怎么也能勾*引得他心猿意马,就算费一番功夫,最后定能达成所愿,谁料她的风姿在他面前半点不起作用,不得已,她只好用第二招:催情迷香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倒有些欣赏他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才配得上她玉瑶公主。

    若是个软骨头,看见她就瘫倒了,她也没趣儿。

    可是,这男人刚烈过了头,宁可自*残也不肯屈服,她忍不住生气,又想他说的后果:郭织女虽然只是民间女子,可是无论在朝堂,还是在民间,声望都极高,若今天她的夫婿死在公主府,这个后果……

    玉瑶公主不得不承认:她还真承受不起!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二更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