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49章 告御状(月票300+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自从清哑上堂来,林亦真便垂眸敛目,再也没出声。

    她竭力蜷缩,想像蜗牛一样缩进壳,可惜她没有壳。幸好清哑接连发问,将所有人注意力都吸引过去,没有人注意她。

    屏风后,林世子本还要紧牙关闷笑呢,听见说到自己和林家身上,再也笑不出来了,轮到顺昌帝看着他暗笑。

    顺昌帝想:“这个郭织女,真是什么都敢说。”

    才想到这,就听见方初一番话,不由心一沉。

    这话并没有言过其实,郭织女经历坎坷,世所共知。

    皇帝心想:“亏得有方初护着她,不然死几回了。也罢,方初在家护着她,朝堂上就由朕护着吧。”

    就听外面蒋大人道:“请郭织女放心,本官定会将此案审个清楚明白,不使无辜含冤,奸佞猖獗!”

    顺昌帝便一整身形,和林世子从屏风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再不出来,他不敢确定清哑还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言,虽然他和方家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勾结,但他还是担心的很。

    众臣一见他,纷纷起立,躬身道:“见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堂下衙役和证人等,则全都跪下了。

    清哑见皇上居然隐在后堂,想到杨御史指控林亦真杀父、谢吟风指称林亦真与方初有私情、方家杀了林姑妈等事,心中一动,急忙上前跪下,高声叫道:“皇上,民妇要告御状!”

    方初也急忙跟着跪下,并阻止道:“清哑,稍安勿躁!三位大人正在审问呢,定能还我们一个公道,何须惊动皇上。”

    前日,林亦明要清哑告御状那番话其实也不是完全不对,只看在什么场合用。比如眼下,没有太皇太后在场,但三司官员、内阁阁臣、皇上和王爷齐聚一堂,还有比这更好的告御状机会吗?

    可是告御状有一条:不管内情如何,先要受刑的!

    方初吓坏了,生怕上头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把清哑打几十板子,那可了不得了。他一直挡在她前面,但每到关键时刻,她必然和他并肩而立,拦也拦不住。既拦不住,他得看着守着她,随时接应。

    顺昌帝也想到这点,忙道:“正是。织女有何冤情向蒋大人呈述,朕在此听审。”一面心里想:“亏得朕出来了,不然闹将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挥手令众臣免礼,一面威严地问:“织女要状告何人?”

    他要清哑向蒋大人呈述,自己却越俎代庖问起来。

    林世子早命人将屏风后的椅子搬出来,放在公堂左上首,请皇上坐了,他则站在皇上身后;蒋大人等人都告罪一声,也都坐下了。

    清哑坚定道:“告镇南侯、永安伯!”

    皇帝坐下问:“状告何罪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谋反!一审就知道了。他们告方家,大人就审方家;我现在告他们,还有谢吟风判了死刑,一直都没死;林表妹也告他们,我们都要告他们,大人应该审问他们!”

    林亦真的白发刺伤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不知昨晚发生了什么事,十分担心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她发现自己的身份比方初好用,所以才抢着出头。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:郭织女这是要转移视线呢。

    审问方家变成审问镇南侯、永安伯,这重点可不一样。

    蒋大人原也没处理错:杨御史指控方家,他便审问方家;证人林姑父猝死,他必然要追查死因;等清哑带来谢吟风,这桩勾结案很可能是被陷害的,他便要调转审问方向了。

    可是谢吟风和杨御史都不甘前功尽弃,指称林亦真和方初苟且,杀父灭口,才打乱了蒋大人审问的步骤,也惹得清哑不满。

    顺昌帝眼中浮现笑意,道:“郭织女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因对蒋大人等人严厉道:“几位爱卿可严审这谢氏女、章明和杨华仁,到底如何勾结,陷害忠良!”

    蒋大人高声道:“微臣领命。”随即先喝问章明:“到底受何人指使,快快招来,若不然,大刑伺候!”

    顺昌帝冷冷道:“不必大刑伺候。章明,你若不招,朕灭你的九族;你若从实招来,朕只追究你一人罪责,祸不及章家。”

    杨御史面如死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只因章明若招了,一切都完了。

    正关键时,又有人回禀:韩希夷带来重要证人。

    方初眼中射出激昂战意,心想终于等来了。

    下面,该他大显身手了!

    韩希夷带来了谢吟风与镇南侯第二子石寒坤苟*合养出的一子一女,并一干伺候的仆妇,证实谢吟风几年来一直和石寒坤在一起。

    石寒坤,便是上次在如意楼指使谢天良的贵公子。

    接着,虎禁卫一指挥使又来回:他当值时,捉住强入幽篁馆、准备清洗方家的贼人数名,经审问是镇南侯府和永安伯府的护卫。

    顺昌帝、蒋大人等人都满面震惊——天子脚下,朗朗乾坤,镇南侯府和永安伯府怎敢如此大胆?

    玄武老王爷斜睨他们冷笑。

    怎敢如此大胆?

    自然是方初和玄武王府给他们的胆子!

    方初根据探知的消息,与王世子合谋给石寒坤下套:在关键时刻命虎禁卫内部假传消息给石寒坤,说三司会审已经定了方家大罪,虎禁卫已领命要去查抄方家,石寒坤便一头钻进了套子。

    因为石寒坤和谢吟风商定,要抢在官兵之前对幽篁馆下手。

    幽篁馆虽然不是方初老巢,油水也丰厚的很,尤其是方初最近还收回了五十万欠款,石寒坤仗着在禁军中有人打掩护,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石寒坤会上当,说明玄武王根基深厚,绝不是镇南侯府可比的。

    便是方家,实力也不是他们能想象的。

    这些事,顺昌帝和蒋大人当然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顺昌帝龙颜大怒,命传所有相干人上堂,严加拷问。

    于是,严未央也上堂了,终于又捞到了露脸的机会。

    巧儿是闺阁少女,能不露面最好,清哑觉得严未央比她口齿伶俐,谢吟风这事还得严未央才能说得清楚,所以叫严未央来说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严未央、方初、韩希夷三人联手。

    清哑便清闲地靠边站,只要听着就行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加更来了!妹纸们、汉纸们,九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半到八点半,原野作客七点女生网名家访谈,诚邀大家过去捧场、围观,和原野面对面在线交流。(我好怕没人,所以再次呼唤)。我问过花椒美眉了,说最好用电脑登录,手机不大方便,有电脑的朋友支持下呗,O(∩_∩)O~~最后求票票鼓励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