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59章 捞过界了!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原来他出主意,让京城的贵女们主动来给幽篁馆做“模特”,这样面对气质不同的真人,容易激发灵感,设计出更多的服饰。

    方初沉喝道:“好!正要拉多些人进来,免得咱们做出成绩来招人嫉妒。人多了,到时候革新派想找茬,这些人就不饶他。”

    严暮阳笑道:“免费为她们设计新衣服,她们准愿意来;再者,这可是为赈灾出力的,说出去她们也能向宫中卖好。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她们是大户人家女儿,不在乎钱,只在乎名声,恐怕不愿意来。我们要开一些优惠条件,吸引她们来。”

    巧儿快嘴道:“这个我想好了:按谁的身材设计出来的衣服,就承诺让她先穿一季。等几个月后,再推广公开。”

    她是女孩子,深知女孩子的心理:最希望自己的衣服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都说这个妙。

    商议定,方制忽然问:“这岂不是说,过年不回去了?”

    方初沉声道:“不回去。赈灾一事非同小可,江南有二弟和爹主持,京城这边也需要有人接应。所以,我们今年在京城过年。”

    适哥儿大叫道:“妹妹怎么办?嗓子要哭哑了。”

    他第一反应,脑海里出现方无悔嚎天嚎地的哭。

    方初显然也料到这点,紧抿着嘴,心情很纠结。

    清哑也担心,问他道:“等回家,无莫和无悔会不会不理咱们了?”

    这是很有可能的,方初更加纠结了。

    刚叫大家散去,就有人来回:湖州那边送货来了。

    方初命他请赵总管去,按清单接收,那人答应去了。

    清哑问:“什么货?锦还是竹丝画?”

    方初道:“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一面收拾了桌面,对她道:“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两人便带着适哥儿到院子里瞧,清哑看见四五辆一丈长、半丈宽高的装运活鱼的大水车,才知道送的是土产。

    除了鲜鱼,还有大虾、泥鳅黄鳝等江南水产,各种干鲜果品、干菜、菱藕、精致稻米,还有清园养的鸡鸭、鸽子等活禽和腊味,野味反而没有,因为京城地处西北,多山,野味只会比江南更好。

    总共有几十车货物。

    赵管事吩咐有些收进库房,活物除了鱼,都原车送去城外庄子养着,每天同送菜的车一道按量送来幽篁馆。

    清哑轻声对方初道:“这也太耗费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解释道:“并不多花费。就说这活鱼,从市面上买的也大多是从江南运过来的。咱家既有,我们又在这过年,何不直接送来呢。不然他们还要费心变卖处置,这里咱们还要另花银子买。”

    小方氏江南好几处庄子,年底都要清缴年物和银钱。

    他一说,清哑便明白了,问:“可是这也太多了?”

    方初轻声道:“我特叫他们多运些,可以送人情。”

    说罢吩咐赵管事:“这鱼送一车去玄武王府。”想了想,又道:“再送一车去崔府,半车送给林二表妹那边。其他的东西你看着添补。”

    赵管事忙答应了,遂去理单子。

    适哥儿对清哑道:“母亲,咱们晚上吃鱼头豆腐汤。”

    清哑微笑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也忍不住口齿生津,想那鱼头汤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桌上不但有鱼头汤,还有道清炒黄瓜花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一般的蔬菜,是顶端带黄花的小黄瓜,小黄瓜才两寸长,花儿也鲜艳,青色小瓜和黄花相映成趣,看着就喜人。

    因为太鲜嫩了,不适合精烹,只需焯水后淋上调料,或者将葱姜爆香后,下锅滚一遍即可,这才不失鲜嫩和爽口。

    这是在清园时,黄瓜开花时节,清哑去菜园见了,想起前世吃的一道菜,便说小黄瓜结得太密了,叫人摘些下来,以便剩下的能充分生长。摘下来的黄瓜花,她清炒或者做上汤黄瓜花。

    那时,适哥儿才两岁多,特别喜欢吃。

    后来,莫哥儿和无悔也一样喜欢。

    这道菜便和藕带、莼菜一起,成为家里受欢迎的时令菜。

    此后每年方初都叫多种黄瓜,冬天暖房里也种。每到开花时候,专门摘这个花吃。可是眼下他们在京城,又没有暖房,这哪来的?

    方初见清哑惊喜,适哥儿兴奋,微笑道:“庄子上送来的。我让他们搭了玻璃暖房。也没多少日子,这黄瓜花就能吃了。”

    早年他便命赵管事在京城附近置办了个小庄子,也不为别的,只为了主子们偶然来京城,有新鲜的菜蔬可以吃。这次进京前,他就命赵管事在庄子里建暖房、种蔬菜,就怕妻儿来京城不适应。

    他对清哑柔声道:“多吃些。你都瘦了。”

    适哥儿已经吃上了,连声夸好鲜嫩。

    清哑吃到久违的味道,也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因问一旁的紫竹:“这个还有吗?”

    紫竹笑嘻嘻回道:“听送来的人说,总共才摘了半斤多,炒了一碗,剩下的都做了上汤。那人舍不得摘呢,说要留着长黄瓜的。”

    下面人哪舍得这么吃,直嘀咕说糟蹋东西。

    清哑听了,忙将这菜挪到适哥儿面前。

    她心疼儿子,要他多吃些。

    这可不比家里,也许吃几天就没了。

    方初道:“他能吃多少,你吃。”

    清哑瞅了他一眼,觉得他太细心,吃穿用度这些事原本是她的责任,他却不声不响地吩咐了,又是从湖州运来,又是吩咐城外的庄子造暖房,就为了他们要在京城过年,生怕他母子不适应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居家男人,相反,他很大男人。出身织锦世家的他,以前从不管这些琐事和俗事;自从成亲后,他开始捞过界了。

    方初似乎明白她的感动,微笑道:“咱们一天虽然不能吃六顿,但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。不然,白操劳了。”

    清哑也微笑道:“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努力赚钱,也是为了享受生活。

    她也不多说,用行动表示她的欢喜和幸福:帮方初舀一碗鱼头汤和豆腐,又帮他布菜,然后自己也搛了黄瓜花吃,对他说“****,一点不比家里的差”,他便开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早上好姑娘们,谢谢打赏、订阅和投票,再求推荐票……(未完待续。)(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