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4章 铩羽(四更求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大娘听得目瞪口呆,想要辩解,又无从辩。

    难道她要当着人说,她想要清哑给江家做妾?

    那不是告诉人,她想要郭家的银子!

    之前她还理直气壮,觉得是清哑偷学了江家的手艺,刚才听见郭大有骂“你倒是教给她一个我瞧瞧。教会了,也画几幅稿子出来,卖几万银子给我瞧瞧!”她心里便直打鼓,因她知道,没人能像清哑那样,看一看、问一问便画出画稿来。

    韩希夷看着吴氏,目光奇异;又扫一眼郭守业等人,吴氏和江明辉说话的时候,他们都退在一旁站着,仿佛刚才闹事是在赌一口气,而不是真恨江家;尤其郭大全,居然又满脸和气了。

    这家人看似粗俗,真不简单!

    谢吟风在马车内听了吴氏的话,也暗叫厉害。

    她正满腔醋意,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。

    因掀开车帘,在锦屏搀扶下下了车,盈盈走过来。

    韩希夷急忙拦住,低声喝道:“谢二姑娘,你做什么?还不走!”

    他心想“你还嫌这不够乱,还下来?”口气便很不善,与他平日风度翩翩的举止颇不相符。

    谢吟风微微一笑,道:“韩大哥放心,我不是来和他们争的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皱眉,眼望着街道那头,心想赵管家去叫方初,怎么还不来?

    谢吟风走到江明辉跟前,拉着他一起,给吴氏跪下,道:“清哑妹妹因为相公大病一场,便是铁石心肠,也不忍他们分离。这件事一开始就是误会,晚辈也不是那不容人的女子,怎敢逼相公退亲另娶。还请伯父伯母看在他们情深义重的份上,开恩许清哑妹妹来江家,我们一块过日子。也免得相公为妹妹日夜牵肠挂肚。”

    她总算意会到了谢吟月之前对她的失望。

    把郭清哑弄进门做妾。放在眼皮子底下,比让江明辉得不到她从而牵肠挂肚要高明得多。

    江大娘便看着吴氏冷笑:看你怎么下台!

    吴氏理也不理谢吟风,当她不存在似的。

    她对江明辉道:“你这娃,大娘最是知道你。心是实诚的。你说当日不是有心去抢绣球,别人不信,大娘是信的。现在娶也娶了,也别想那些了。就是那个送帖子给你的丫鬟,你要找出来。只要她在谢家。你就要把她找出来。不然,这辈子你空背个冤枉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谢吟风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身子微颤,面上却一点不显。

    这一微妙变化没逃过韩希夷的眼睛。

    江明辉红着眼睛道:“我一直在找她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大娘,吟风她说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实在舍不下清哑,又见吴氏一直对他很和善,谢吟风也主动跪下恳求,他自然心生奢望。

    吴氏叹道:“你怎么忘了,我郭家最不喜欢坏人家的好事。张福田那会子和李红枣勾搭上了,我们就成全他们;这回你和谢姑娘勾搭上了。我们再难也要成全,夹在里边算什么事?这事别再提了。快回家好好过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勾搭上了?

    江明辉脸羞得紫涨。

    郭大娘还是生气的,不然不会把他和张福田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谢吟风本该觉得羞辱的,可她没在意,她被“张福田”和“李红枣”两个名字惊呆了——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吴氏冷冷地瞅了她一眼,转头招呼老头子和儿子们进去,“砰”一声把门关上了。韩希夷就被关在门外了,刘心脚快,撵进去了。

    江明辉没能见到清哑,又被吴氏暗中拿话羞辱。又觉得自己在抢绣球一事上受了冤屈,又受家人欺瞒、反复坏其好事,绝望伤痛之下,病体不支。叫一声“清哑”,就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江家人吓坏了,忙上前扶起他查看。

    七手八脚的,众人将他弄上谢吟风的马车,回江竹斋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谢吟风听见昏迷的江明辉喃喃自语“清哑。清哑!小妹……”心中咬牙“郭清哑,你好,你很好!”首次对清哑生出恨意。

    之前,她对她不过是些小女儿的酸楚醋意罢了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当韩希夷、严未央和方初在田湖边碰面后,已经是下半夜了。

    三人并马,在柳堤上缓行,一面闲话。

    说起前事,方初皱眉道:“这不仇恨又加深了?原来还以为能救郭姑娘,好歹能缓和些呢。谁想到这个结果!”

    严未央嗤笑道:“谢二姑娘当天下女子都跟她一样呢。郭姑娘病得七死八活,醒来听说江明辉来了,坚决不见,着实令人敬佩。江家居然想纳她做小妾,真真可笑!”

    韩希夷罕见地沉默,没搭话。

    方初不悦道:“郭清哑对江明辉情深义重,为此差点丢了小命,这样坚持又是何苦来?”

    严未央道:“你真不懂!”

    方初道:“我不懂什么?”

    严未央冷笑道:“若是谢大小姐此刻和另一个男人有染,你还会娶她?”

    方初厉声道:“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严未央大声道:“我怎么胡说了?你们男人朝三暮四、背信弃义,还要女人一心一意跟随,真真是可笑之极!”

    方初皱眉道:“江明辉的情况不同,他并未变心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道:“那他当晚为什么不跟郭姑娘走?”

    方初哑然——江明辉是想走,是他千方百计不让他走的,若不然,郭清哑也不会吐他一脸了!

    这又转回到原来的问题上了。

    方初觉得心里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韩希夷望着黑幕沉沉的湖面,轻声吟道:“花非花,雾非雾,夜半来,天明去。来如春梦几多时,去似朝露无觅处。”

    方初和严未央听了沉默,唯有马蹄踏在草地上“得得”轻响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昨晚的事如一场噩梦,第二天天放亮后,就忘却了。

    只因大家有更重要的事情——织锦大会期待!

    方初早早带着赵管事等人来到锦园门前。来了,眼睛在前后左右到处巡梭,期望发现一个陌生的身影,或一群陌生的人,好早些探知对方底细。

    同他一样,其他人也来的格外早。

    有条不紊的人流中,谢家马车到了。

    方初忙迎上前去,先和谢明义、谢天良父子招呼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  粉红200加更送上。这两天书评区有些热,嬉笑怒骂都说明一点:你们在关注本书!所以,作者海纳百川,全盘接收!谢谢大家!这书上架九天了。九天来,原野的努力你们看见了,你们的支持原野也看见了。接下来,让我们继续共同努力!每天更八千字有些吃力,为了你们,更为了原野自己,我会坚持下去的!也请你们给予原野支持,如能设定自动订阅,原野感激不尽,算是督促原野加油的动力!